不吃粮也不会死-v-...谁快来奶我一口浦平啊啊要死啦Q口Q(你别再偷嗑隔壁棚惹。
*不算写手也不算画手修练途中无限Loading...请别关注我qwq/欢迎聊天~
楼主话唠深井冰/文笔糙渣の说书/爱萌冷cp(all x 本命,杂食。
*吸多了幻觉的黑历史...虽说是爱...(自沉东京湾.gif)兴趣是告白大神&安利。
「要相信即使自己是个辣叽,为了真爱组也能努力做到 」-<食梦者>(人家没这么说#
放飞废文中(〜 ̄△ ̄)〜新妻英二我的嫁...咳不对,是梦想与信仰-v-*
【圈子很小,但世界有这-么-大--!想做的事太多,没时间了......!】
一只弱叽自娱自乐随兴练习的土楼-a-*形准练习ing.

<死神/蓝平> 猎异 01

#伪未来科玄架空 #嗑了k大的<邪恶定论>产生的脑洞...补了一堆设定,已经可以当综衍看了冏+自创酱油有,不过不用认真...那只是npc。


01 _猎异师平子真子

 

天空总是阴郁着。在不同地区,有时是黄色,有时是红色,更多时候是纯粹的深灰色。

 

像今天这样天朗月清的时候实在太稀少了,于是蓝染惣右介对于平子真子第一次的初登场尤为印象深刻。

 

晚风猎猎,他的身姿挺拔,分明是随性散漫的姿势,却硬是将纤细柔美和帅气强大巧妙的揉合在一起。一身铁灰色剪裁的七分袖衬衫勾衬他纤长的身形,白色的领带在月光下尤其亮眼,淡金色的长发于风中飞扬,白皙且指节分明的手持着一把武士刀造型的武器。

轻巧的一甩撤去刀刃上的血迹,正要收刀入鞘。

 

"稍微有警觉心一点阿,这种地方还是不要随便来的好,出了事都没人救你啊。"

蓝染听见他随意的开口,带着婉转口音腔调的慵懒声音拖长着语调,乍听有点挑衅和教训的意味,细细回味却又有种说不出的勾人。

 

这么说着的你,不是来救我了么?虽然其实并不需要。

"请问你是...?"

 

"不足挂齿的路人罢了。"没有发现自己其实打扰了别人好事的平子,微微咧开嘴露出整齐到诡异的牙痞痞一笑,一甩长发,转身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很是潇洒利落的就要离开。

 

这便是蓝染印象之中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但其实,在他模糊不已的过往记忆中,这并不是他们二人的初次见面。

 

_

 

平子真子回到自己的公寓里一趟,并不算小的空间堆满各式各样的杂物以及工具,将走道充斥得几乎就要无处落脚,只留下狭小蜿蜒的通道。

 

一脚踢开自墙边迭得高起的武器山上掉落到路中央的弹药盒,平子走向唯一勉强算是整洁的雪白床铺,打开床边的抽屉抽出折迭得薄如纸张的便携式计算机,盘腿坐在柔软的床垫。

按下开关随意浏览了下近期的新闻,调出自己编辑的弹药库存清单。

 

他轻轻咬了下好看的手指,觉得是时候去补给些银弹了。

 

 

用并不算温柔也不算粗暴的力道踢开小酒吧的门板,门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明明标榜着酒吧在某些部分却更像是一间咖啡馆。懒得用手开门的平子双手插在口袋里,造访了这家名为"仓库"的小酒馆。

 

其店长浦原喜助是这区猎异师又爱又恨的情报商兼军火贩子。无人知晓其背后真正的底细,且普天之下似乎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只是有些情报标榜天价,目的是连他这样的人也有着不愿让人知道的事。

 

"银又涨价了?!浦原喜助你这奸商该不会是坑我吧?"

"怎么会呢?我这里可都是公道的行情价,不论质量还是品项都是上乘,你去别间还找不到我这么齐全又物美价廉的呢。"浦原喜助一手摇开小扇子,将扇子搁在自己的脸和黑崎一护之间,阻挡少年喷过来的唾沫星子。

 

一进门就听见熟悉的吵闹声音,平子掏掏耳朵,无比自然的挤进他俩之间,推开黑崎一护坐到吧台前的椅子上,一手撑着桌子倾身凑近笑得腹黑的浦原喜助。

 

"喜助,听说银涨价啦?现在银弹的价格怎么算啊?"堆起亲切和善的痞笑...如果痞笑能够称作亲切和善的话。虽然连这样的笑容在浦原喜助的眼里都只有一个通用词,叫做平子真子式绝对有效的...媚笑。

 

如果被平子知道自己自认帅气又有亲和力的痞笑被这么称呼的话,浦原觉得自己应该会立马被银弹扫成蜂窝,那就再也无法看见这如此有魅力的笑容了。

 

"唉呀...如果是真子的话,以咱俩的老交情,那点涨幅完全可以视若无睹的嘛。"浦原喜助眨了眨眼睛,用扇子掩着嘴轻笑道。黑崎一护觉得这完全就是彻底的护短偏心兼恶意卖萌。

 

"大叔的话就算装可爱也一点都不可爱唷~"还好平子说出了他的心声,否则黑崎一定会忍不住吐槽。

 

只见平子歪着脑袋耸拉着眼皮,露出他那整齐的牙齿,"不过你的好意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顺便帮小一护也算点折扣呗?了不起,算我的。"

 

"平子桑....."黑崎一护简直就要感动的痛哭流涕,连称呼都加上了敬语。这世上还是有好人的嘛,哪像某人。

 

浦原喜助的眼色闪了闪,最终还是收起扇子有些无奈的一叹,"好吧...看在真子的面子上。不过你总那么宠他,小菜鸟可就难有独立的一天哪。"

 

"--其实我只是老看你坑别人,也想替别人坑坑你嘛。"

 

"真子可真是坏心。"明知道我难以拒绝你。

 

"我只是知道,喜助你对我最好了啊?"

 

黑崎一护觉得自己的眼睛简直要瞎,这老夫老妻的节奏能收敛点么?!

 

_

 

浦原喜助对平子真子有意思,这整区大概也就他平子真子一个人不知道。

 

想来这情路也是坎坷崎岖。

 

_ 

 

 

随意的伸了个懒腰,平子交迭着双腿毫不客气的将脚搁在眼前的矮桌上,占据了店里唯一的一个单人沙发。虽说是单人,但空间之大容纳两个人倒也不是不行,只是平子大大咧咧的占据了整个位置。

 

拿起遥控随意的转换台数,百无聊赖的盯着那台破旧的不知道前几个世代的产物,"喜助,我说店里这台旧电视什么时候才要换啊--屏幕也太小了!看着很累啊。"

 

"可是还没坏呀。你别看它这样,那里面可是...呃..."

 

"什么?"

"啊哈哈什么都没有--"浦原摸着后脑勺打着哈哈,有些为难的说,"这店里不是摆放不下了吗?我也是得考虑到空间利用啊。都依真子的要求摆上个那么大的沙发了,你看这店里也不能总看起来这么挤么...酒吧可是让人放松的地方。"

 

平子有些不以为然,"我看真正想放松的人不会到这里来吧。"几乎就是猎异师群聚的中介场所了啊。

 

"真子别这么说嘛,你不就会过来吗?"浦原看起来有些无奈。唉他最初真的只是想开间纯粹休闲娱乐的场所的...没想到一不小心就把副业搞上头,现在都成正职了。

 

唔,这倒也是。

 

黑崎拿了瓶啤酒和一张椅子凑到沙发边上,随手拉开拉环喝了起来,"平子你过去一点,看不到电视了。"

 

"看不到就别看啊,别硬挤过来啦。"这么说着的平子还是往另一边挪了挪。

 

只见屏幕上正转播着关于异的研究又有了新的突破,人类终于又往前迈进一步云云的新闻。

 

画面上被采访的蓝染博士,在这领域上的研究可算是著名的权威。就连平子这样平常根本不看社会新闻,觉得与其浪费时间在吸收这种可有可无的信息上,多去狩猎几只异还比较实际些,在这方面简直孤陋寡闻的人都略有耳闻,可见其名气之大。

 

"研究那种东西,到底是何居心啊?只要知道弱点是火和银不就好了,难道他还想让异为人类所用吗?"平子撇嘴,很是不屑。

 

"如果能那样也不错不是吗..."黑崎的嘴上满是泡沫,认真的盯着电视。平子都要怀疑他会不会等等就喝到衣服上了。

 

"你在想什么啊?那东西本来就算是人类的罪孽,除了对人类的怨恨之外没有任何意志,身为猎异师这点你不会不清楚吧?"平子都想敲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都装些什么了。

 

"话是这么说..."黑崎似乎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平子毫不留情的打断。

 

"所以说小鬼啊,还是太嫩了。"

 

"...我说平子你别借机损我行不?"他有些不满,偏偏又无法说的更多。基本上每次出现这句就是平子又想堵他的时候。

 

"本来就是小鬼,我又没有说错。"平子戳了戳他的脑门,而后像是有些着迷于触感的蓬松柔软,几下揉乱了那头橘红色的头发。

 

被如此对待的黑崎说不出内心什么滋味,正因为是事实所以无法反驳,这样才更加郁闷啊。只好闷闷喝着酒不去理他。

 

平子看着电视上那人觉得有点眼熟,大概是像这样在哪里的广告屏上见过的吧。本来就有点认人脸盲也不可能所有人的脸都去清晰记住,他哪来那么多脑容量可以浪费啊,还不如多看点新科技,整整新武器说不定又有得用了。

 

_

 

 

蓝染第二次见到平子真子时,又是在那晴朗到诡异的月明之夜。

 

 

到底是平子总挑天气好的时候出现,还是真就只是这么刚好?

 

比起那种细节,蓝染比较在意的是,难得腾出时间自己亲自出马猎捕高等级的异,却又被人搅局,这感受可真不是什么好滋味。

 

"嗨~又见面啦,你这人可还真是不走运啊。"老能被异袭击。

 

是很不走运没错,难得出来办个正事又能遇到你。

 

蓝染无视心里边异样的盪漾,冷静的在内心嫌弃着吐槽。

 

"见到我可不是什么好事,这附近异的出没率特别高啊。"平子一把将长刀扛在肩上,"不是告诉过你,别老在这边闲晃了么?"

 

对这张沉静俊美的脸姑且还算有印象,他简直就像早餐店老板记住了总出现点同样餐点的学生那般热情的念叨,"唉...算了,有人总爱在这种地方散步,我又怎么可能全都管上了呢?只是下次运气就不一定能这么好了..."

 

眼看没事,这区的异被他清场的差不多,平子转身又要走人。

 

"请留步。"这次学乖了,蓝染走上前去抓住他的手。没有戴着黑框眼镜的眼睛分明在笑着,却总让平子感觉到了一丝的不怀好意,"你是猎异师吧?我有些事...想委托你。"

 

 

总让这人给自己捣乱可不行,不如放在身边更方便些。

 

蓝染是这么想的。

 

_


评论 ( 2 )
热度 ( 3 )

© 堇星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