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粮也不会死-v-...谁快来奶我一口浦平啊啊要死啦Q口Q(你别再偷嗑隔壁棚惹。
*不算写手也不算画手修练途中无限Loading...请别关注我qwq/欢迎聊天~
楼主话唠深井冰/文笔糙渣の说书/爱萌冷cp(all x 本命,杂食。
*吸多了幻觉的黑历史...虽说是爱...(自沉东京湾.gif)兴趣是告白大神&安利。
「要相信即使自己是个辣叽,为了真爱组也能努力做到 」-<食梦者>(人家没这么说#
放飞废文中(〜 ̄△ ̄)〜新妻英二我的嫁...咳不对,是梦想与信仰-v-*
【圈子很小,但世界有这-么-大--!想做的事太多,没时间了......!】
一只弱叽自娱自乐随兴练习的土楼-a-*形准练习ing.

<蓝平> 那谁有天捡了人鱼 01

对不起这标题还是不要有的好...不要为难个标题废(痛哭

#嗑k大文开脑洞系列(消停点好麽少年#(k大实在太棒每个人都值得拥有(快够#

#这是个谁都能随便捡到人鱼的时代 #傻白甜日常二三事

___

综前所述(就是前略的意思#),蓝染今天会走过这条河堤步道,本身就是一件极其稀奇的事。

偏偏就是这麽刚好丶在这个时候。

所谓的时机,大概就是说的这种时候。

平常不会碰上的事,就这麽撞一起遇上了。


是夜,虽有路灯,到这时点,活动的人群也都歇停得差不多,路上冷冷清清,他难得很是闲情逸致的--徐徐前行,享受这难得静谧的时空和有些微凉的夜风。


月光温柔的覆盖,为景色增添柔和,清冷的河面反射细碎的月光,夜风中带着淡淡植物清香。

偶尔这样,也不错。他如是想。


忽然,他听到一声细微得几不可闻的--啼鸣?不可思议的声音。他从未听过这样的声音,动物麽?

不住四下张望,停顿几秒,再次听见那虚弱的声音。

凭着感觉向河堤边的一个方向走去,然後。


他与那不可思议的传说相遇了。


月光下,那人满身伤痕,身上堪堪披着一件纯白的缎面羽织,绸缎般及腰的金色长发辉映月光,却只反射出黯淡的光泽--不该是这样的。他毫无根据的想着,那应该是更加璀灿明艳的颜色。

羽织下露出的半身,却是不属於人类的,月白色(清浅蓝)的鱼的尾鳍。


...这算什麽?


他并不认为--是谁有那麽高的技术和恶趣味,把一个人整成这样...又不是科幻电影。


那是人鱼,真真切切的。


基本信奉唯物主义,虽然也热爱哲学但与奇幻完全是两回事。

他试探的靠近,那人--人鱼,背部微微起伏,看来还有呼吸...能够呼吸的麽?他有些混乱的想。但到底事情遇上了,再怎麽不科学,一旦接受这设定便什麽都不奇怪了。

蓝染是个内心强大的人。


虽然最近稍微有点不坚定,但也只是稍微而已。所以他很快的接受了这个设定。

而就因为那稍微一点的不坚定--在他轻触了触确认那是货真价实的尾巴,之後将羽织拢了拢把那人包得更加严实,一把将人鱼打横抱起--还好他家离这很近,不然这情况打车也不是,路程远的话还得回去开车再来,毕竟这货真价实一个大活人--人鱼,重量可不轻。


有些长而散乱的齐平浏海,并非一眼就令人惊艳的类型,五官却是精致而耐看的--他透过那散落的发,看见它微微抬眼,水一般的湿润眼神,求救的讯息。

谁会忍心拒绝呢--偏偏换做是平常的他,还真会狠心拒绝。

干这种吃力不讨好丶毫无实质利益的事,并不是他的风格。

但是说平常,这可不是。


今天偏偏就心血来潮丶一时兴起。


所以一辈子没养过宠物也从没想过要养宠物的蓝染,就这麽抱着把雨中幼猫捡回家收容,养死养活无所谓的心态,把人鱼捡了回去。


+ #让店长打下酱油


"...你确定是在这里吗?"

"是啊!人鱼什麽的,这可是世纪大发现--"

"我说阿喜助,"四枫院夜一一字一顿,笑容可人,"你要是直接承认你把我新订制的羽织搞丢了,我可以保证不打脸。"

"不丶夜一桑我是说真的,你要相信我..."

"阿对不起呀,你的信用值好像也不怎麽靠谱嘛。"(揍

"阿呀--对不起---"我明明真的看到了阿qwq



虽说养死养活都无所谓,不过既然捡了回来,可以的话当然还是养活得好。


将人鱼轻柔的放在沙发上,到浴室给浴缸放温水。


蓝染思索着,过去有个学弟老爱捡些有的没的回来...说是做研究耗材,当时怎麽处理的?他又不是兽医,只是简单的清理消毒处理伤口包扎固定,接着就是放任听天由命,有够随兴。


接着,基本只要能吃就没什麽大碍了。


那时蓝染看着本来折了翅膀,之後在那样潦草的照护下不可思议的复原,被放飞的禽鸟,感慨着生命还真是顽强。


不知道有没有碰断了哪里的骨头?


看了看时间,打开药箱,他决定还是处理下皮外伤就好。接着生死由天就不干他的事了。


将人鱼小心翼翼的放入水中,生怕惊扰了一般。大概是伤口碰到水的瞬间生疼,他有些难以忍耐的皱紧了眉,微微张嘴似要轻哼,却是什麽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很痛吗?


摸了摸水的温度,与人体相近的温度要偏暖一点。


不知如何控制力度才好,最初有些温柔的一手绕过他的後脑勺,撑扶住头部的同时手捏着尖削的下颚想要打开它的嘴,初次做这样不习惯的事,怕弄痛了就难以做好。经验老道的往往手法看来不太温柔偏偏迅速又确实,蓝染奋斗了一下有些不耐的加大了力度,终於成功塞了一片止痛药下去。(遇水就溶的设定,这里还不能亲阿剧情需要233)

看着那与人类没多大差异,但明显有些部分锐利了点的牙。按照正常生物逻辑思考,不是杂食就是吃肉的吧...蓝染已经开始认真考虑起饲料问题。


手上轻柔的将人鱼梳洗乾净,身体丶鳞片,和那绸缎般的头发--意外的滑顺柔软,许是生物演化为了适应水中的生活,为了不纠缠到水里的事物,那金发的触感柔顺的不可思议。


看它舒缓下来的神色,许是药起了效果丶又或是适应了热水的温度,原本苍凉白皙的肌肤泛起一丝好看的妃色,金色及腰的长发披散在水中和脸颊边,衬得瘦削的脸更加纤巧,小巧笔挺的鼻梁丶羽毛般色泽轻柔的眼睫,和那微微抿起的薄唇--让他看起来就像正等着被谁吻醒。


梳洗乾净後重新仔细打量,确实是个美人。还是越看越好看的那种。


将伤口清理消毒上药,用防水胶布简单的包扎打理,又喂了一剂消炎药丶换了乾净的水,抹去额上的薄汗,看着开始被鲜明的宝蓝色勾勒出轮廓的窗外,蓝染想,睡个两三小时也是好的。

 



不太舒服的皱了皱眉,平子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睛。视觉接收到的是陌生的色彩和布置,他呆愣住了。

 

身处在洁白的浴池中,相对於平子日常活动的环境而言算不上大,五米的距离倒也够他随意伸展了。眼前一扇和浴池边缘相连的观景窗取代了墙面,大片透明光洁的玻璃是做过特殊处理单向收光的,从这里可以清楚的俯瞰整个城市。

 

这里是哪里...?

 

抬手想撑起身体,却传来不受控制的虚软和违和,同时还有尖锐的疼痛。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疑惑着有些不解。

 

过去喜欢从支流到人类群落的附近游玩丶观察,於是除了基础的常识,甚至能大略听懂人类的语言,只是自己的声带结构似乎无法像那样发音。

平子知道这是什麽。看来伤口被处理过了。

 

水还温热着,外头却已是暮色西沉。橙光倾洒在城市,在建筑间构筑起分明的光影。夕色透过大片的落地窗照进这里,平子一眼望去,伫立的高楼不知身在几层,将整个城市的景色尽收眼底。

 

惬意的将身体靠在边缘,平子轻轻的摆动着尾巴。

 

嗯...这就是人类所谓的,有钱人吧?

那时候,还以为会死呢。


同时浮现脑中的,还有因为过於寂寞,就这麽死去也好呢。的想法。


现在想想,果然还是想活下去的啊...


当时怎麽忽然就脆弱了真是要不得。


稍微反省了下,平子重新在这舒服的水温中缓缓沉沉睡去。


评论
热度 ( 4 )

© 堇星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