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粮也不会死-v-...谁快来奶我一口浦平啊啊要死啦Q口Q(你别再偷嗑隔壁棚惹。
*不算写手也不算画手修练途中无限Loading...请别关注我qwq/欢迎聊天~
楼主话唠深井冰/文笔糙渣の说书/爱萌冷cp(all x 本命,杂食。
*吸多了幻觉的黑历史...虽说是爱...(自沉东京湾.gif)兴趣是告白大神&安利。
「要相信即使自己是个辣叽,为了真爱组也能努力做到 」-<食梦者>(人家没这么说#
放飞废文中(〜 ̄△ ̄)〜新妻英二我的嫁...咳不对,是梦想与信仰-v-*
【圈子很小,但世界有这-么-大--!想做的事太多,没时间了......!】
一只弱叽自娱自乐随兴练习的土楼-a-*形准练习ing.

<死神/蓝平> 猎异 02

黑猫猫总是给我动力,哈哈哈(无人岛上的威尔森啊)/补了动画过去篇,一打开就是经典画面...午饭都可以多吃几碗了233蓝大跟女神的段落就循环好多遍,蓝大的吐槽哈哈哈233 果然是影帝的料啊说啥都不违和233 女神只要声音一欢快还是很正的唉唉唉....就怕他哪时候忽然又压低雷我一下(吐血
___

_02 交会


不明白究竟什么品味的接待室是整片很有科技感的冷质白色,平子觉得大概是视觉影响心理进而影响生理,光是坐在这死白中就感到令人直冒鸡皮疙瘩的寒意,明明才夏末的啊。

 

看到换上白袍走进来的男人,黑棕色的浏海没了发胶自然的垂在额前,鼻梁上戴着不知道几个世纪前流行过的眼镜,兴许是过于老实的造型配上那温润的笑意,他整个人都显得温暖而柔和了起来。

平子想着...握槽这是谁啊?!!简直就是诈欺!!!

 

只是换个发型换个造型怎么就能差这么多?!刚刚那个简直不知道哪里来的霸道总裁还是夜店头牌的家伙到哪里去啦?!!这个看起来老实普通又平凡的技术宅又是哪里蹦出来的?!

 

平子内心疯狂凌乱的吐槽,表情倒还很是淡定。

 

那熟悉的造型和笑脸,分明就是总出现在各个媒体屏幕的蓝染惣右介。

 

"猎异师先生,很抱歉现在才自我介绍,我是异的相关研究学者、这个研究所【虚夜】的管理人,蓝染惣右介。"

 

"...我知道你,你很有名。"平子有些干巴巴的开口。

 

"能听见那么厉害的猎异师先生这么说,还真是深感荣幸。"蓝染微笑着,镜片略微反射惨白的灯光。

 

_

 

平子被蓝染领着在研究所里四处参观,走过浸泡着分解过的异的残肢片断的长廊,泡在防腐剂里的眼睛似乎还在蠕动,自底部打着黑光显得颜色特别恶心诡异。甚至还路过一个不知道几个球场大的,一整个完整的"巢",被特殊处理过的白色墙壁和厚实玻璃包覆起来,他透过玻璃看见"巢"上密密麻麻爬满了异,颜色死白的由各部分残肢组合起来的恶心肉块,肿胀着像在水里浸泡数日的浮尸。

 

像是眼珠的东西明明被包裹在白膜之下,却用不知原理为何的"视觉"似乎是有些在意的看了过来,而后继续漫无目的的移动。就像看着被搬进了生态箱的蚁穴,感觉特别奇妙,平子痒起来的手不自主的按上了系在腰带上的长刀刀柄,但也仅是如此,没有下一步动作。

 

简直像被带着参观户外教学一般,蓝染颇有耐心的带他走过大半个研究所,边走边简单说明。

 

"走道基本上是全部相通的,只要记得位置的方向,怎么走都不会迷路。透明玻璃的房间可以参观,非工作人员不能进入,要芯片验证的。其他没有对外开放的房间,根据危险程度,在门边的验证机上会有不同的颜色标示,不过反正都不能进去,颜色的意义对非工作人员没有差别。"

 

平子只是心不在焉的随意哼哼,示意自己有听到。有没有听进去就不知道了。

 

一路上总有路过同样穿着白袍的人员向蓝染打招呼,他也总是温润的笑着响应,看起来没有什么管理者的架子。

 

这点倒确实是,和他在公众场合上予人的印象相符合。

 

_

 

 

"那么,你想委托我的事情是什么?先说好了,让我帮你搞研究材料的话我可是不干的啊。"平子将自己随意的放倒在白皮沙发上,深灰色的衬衫照往例狂放不羁的没有扣到最下面,露出一小截腹部,均匀有致的肌肉曲线连带着那总是在夜间才出没猎异而显白的肤色,在深色衣装的包裹下显得优美而性感。

 

就知道你不干。别妨碍我搞研究材料就谢天谢地,没指望你。

 

蓝染看着那坐没坐相的姿势不着痕迹的轻皱了下眉,推了推眼镜。唇上面具似的挂着那纯良的笑意,"一些琐事罢了。比如,护卫我。"

 

"护卫你?那种事情,有很多比我更好的人选吧?我这个人就只知道怎么猎异...你让我搞些有的没的,伪装啊谍报,我可没什么自信啊。"

 

你电影看多了吧。

 

"不...真的只是单纯护卫而已。只需要身手好就行,而你,猎异师先生。我认为你的实力完全可以胜任。"

 

"呃...还真是承蒙信赖啦。"虽然也是自认身手不错,不过被别人这么明着夸奖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平子摸了摸头发,"那,你愿意出价多少?"

 

_

 

 

一个月两百万通用点数,确实是十分诱人的价格。

 

异的狩猎任务悬赏,在K市中间的第六层这里,由于身处在有些尴尬的交界地带,最高发下来的通常以A级居多,极偶尔会出现S级。但就平子这十几年的猎异生涯,还只是听闻亦未实际见过。

 

传说中还有更高等级的,不过那也只是传说。

 

A级的悬赏,差不多就是歼灭一个中型"巢"的程度,通常猎异师会组成集团,团队分工合作。

人多不一定有利,过去被伙伴流弹扫到的不在少数,通常还是分区作业各自负责自己的区块,或是采两三个人小组一区的作业方式。

 

与外界总认为猎异师神秘孤立的印象不同,多数猎异师并非总是独来独往、孤僻而难相处的,大多有固定组团的对象,以数个小圈的形式相互连结着人际脉络。

 

而A级悬赏,普遍在12~20人之间是最为有利,难度将赏金大概区分在150~300万不等,扣掉兵器和弹药的耗损,折算起来其实每个人也就几万通用点的利润。

 

时程冗长不说,作业程序复杂危险。老实说这是一份吃力不讨好的职业。

 

成为猎异师的人,有各种各样不同的理由。然而...大概没有谁是真正为了想赚大钱才来干得这个职业。更多时候,不仅没工资可拿,能保证好自己的小命就谢天谢地,而回到人类社会,要面对的最数现实还是生活费这样的问题。

 

所以许多人会兼职接些其他的工作,甚至对某些人而言,猎异更像是个副职,纯粹为了某些理想、或难以言说的理由,仅仅靠着某些冲动和情感在维持。

 

平子真子,属于认清了理想不可能实现,于是仅靠着难以言说的理由,用生命在硬干的那种。

 

工作有热情,工资是浮云...个毛线,虽没有穷到需要吃土的地步,也是维持着不好不坏的。明明有着过人的实力,手上一有了多点的钱就忍不住想全散出去,在奇怪的部分爱心泛滥得可以。

 

存钱是不用想了,还有许多人过着或许见不到明天的日子呢,及时行乐才是王道。

 

然后他就把置办武器和生活起居以外,多余的点数全给了因为猎异而残废或失能的同袍。他们可能是朋友、也可能仅仅是萍水相逢的一面之缘,或许有了家庭或许还是孤身一人,在他的眼中通通没有区别。

 

并不刻意的,亦没想过要成为谁的救世主。只是随性着,既不吝啬,也不强求些什么,这样随心所欲的过着日子。

 

谁都无法成为谁的救世主。

 

拉回话外。所以平子才觉得,或许是蓝染在实验室里待得太久了,久到整个人都变得不食人间烟火、不知柴米贵,要不就只是个土豪,钱多到没地方撒的那种。

 

其实蓝染两种...都是,也都不是。

 

 

说是按月算工资,其实是预先排程制,大抵就是蓝染有事就叫他,没事就随他爱干啥干啥去,这样自由又高薪的缺,哪里找啊?天上掉馅饼啊。

 

然后平子很快的发现,这不仅仅是馅饼而已。

 

 

无聊的看着玻璃片另一边的研究室里发呆...他都发呆三个小时了。说什么护卫...这不是让他闲着没事干吗?!他这工资都要领得不安心了啊喂!...以为他会这么说吗?有爽缺躺着就有钱领这么好的事,还巴不得呢。

 

平子是个很懒的人。但那不代表他会放着工作轻松写意,就彻底摆烂。

 

几乎就是半休眠状态,这时候不养精蓄锐也太浪费,多休息晚点精神才能好啊。但他还是有在注意前面的,只是意识开始有点恍惚了而已,毕竟连声音都彻底阻绝啊,但是放心如果有人血溅到了眼前的玻璃上,他一定会立马有所反应的...大概吧。

 

蓝染刷开房门走进来时,他还是抬起了脑袋,只是看起来有些恹恹的。

 

"...你回来了啊。"

 

蓝染交代他,在自己回来前,替他盯着眼前的实验,如果出了状况随时上去。

 

 

其实平子很想说,这设定这么严谨,怎么出状况啊?然后果然没出状况,你就让我白白在这里干看着多难受。

 

蓝染这次出去收获了不少异作为新的实验样品,回来看见平子那精神状态就像随时要趴地上了,不着痕迹的笑了笑,露出了连自己或许都无法想象的温柔神情。

 

"回去睡吧,今天的工作就到这里结束。"

 

 

_


评论 ( 2 )
热度 ( 3 )

© 堇星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