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叽话唠深井冰/糙渣の说书/极圈体质。(all x 本命,杂食。通常男主all。
*不算写手也不算画手修练途中无限Loading...
*为正歪斜的三观努力补番补剧ing/嗑粮?极圈不存在的...产粮?已经死透了.jpg
【圈子很小,但世界有这-么-大--想做的事太多,没时间了...!】
饥饿中:【死神】浦平/一蓝/虚实平子【血界战线】雷欧x堕落王菲姆特/克史
【ES21】濑蛭/含蛭【91days】安杰罗x尼禄【古风】顾惜昭x孟星魂【食梦者】新妻英二我的嫁(bu
*随兴自娱自乐+杂物仓库。*形准练习ing.

<死神/蓝平> 猎异 02.5

_2.5 狂犬赛拉齐

 

大抵是平子真子最近日子过得太滋润了,世界的恶意忍不住想给他平衡一下。

 

这两个月来,按照契约,蓝染预先召唤他就按着时间去给他盯梢实验室,没有排程的时候就随心所欲的出去猎异,偶尔看看悬赏单。不过因为高级的悬赏大多不是几天就能完成,为了不和蓝染的工作时间冲突,只能接些低等级,要不就是干脆算了,出门遇见什么就是什么,做白工也无所谓(反正他白工也做得够多了),反正现在不愁资金。

 

平子难得在大白天出门给自己补给粮食。冰箱快空了,虽然有很方便的邮递,不过今天闲着,偶尔出去散步晒晒太阳(前提是有的话)也是不错的。

 

_

 

 

一个下腰闪过几发袭来的子弹,在难得好天气的阳光下闪耀着冷质的金属光泽,擦过柔顺扬起的金色发尾,高温将末梢微微烫焦。

看着几个不幸落在地上的红苹果,平子露出有些可惜的表情。想来自己这体质莫非是见光死,吸血鬼是见了太阳会灰飞烟灭,自己是见了太阳就会倒大楣。

 

"把跑掉的小猫抓回来这种事,所以说啊我最讨厌啦..."赛拉齐抓了抓不知道几个月还是几年没打理过的散乱头发。平子光是看着那简直不明生物的寄居乐园,就觉得浑身发痒了起来。

 

"啧...那就别来啊!--告诉cc的老大,等他把那张恶心的嘴脸整好看点了,本少爷再来考虑看看要不要上他!"

 

赛拉齐一脸"你在说什么鬼话?怎么看你都才是下(被)面(上)的那一个吧?"的表情让平子烦躁的切了声,不再和他抬杠。将手上的纸袋往他脸上狠狠砸去,转身开始拔腿狂奔。

 

这个怪物比异难缠了不知道几百倍,明明是个人类...却开了不死之身的外挂,不知什么构成的身体偏偏就刀枪不侵水火不入了,脑袋里还是个只有钱的白痴!!!

 

 

从街上跑到建筑里的楼道,这区尽是些低矮不过三四层的建筑,离平子日常活动的区域远了点,说贫民窟未免太过,但比起趋近第六层的区域中心,这里确实算是比较偏僻的外缘。

好处是,有许多区域中心找不到的便宜杂货,和旧城区独有的风景,复仿二十世纪中末期自意大利传入美国的黑手党正盛行的年代风光,这里的主干街道维持着那样的潮流文化作为观光卖点。

平子有时闲着会来这里寻找些宝贝,就算只是单纯闲逛也很有趣,这种许多都市人不屑的寻宝活动,他平子真子做起来是津津有味不亦乐乎。

 

 

边跑边把楼道上别人放置的杂物随手扫下来,身后穷追不舍的狂犬简直不负盛名,动物般的四肢并用,挥开或直接踩上平子给他制造的障碍,速度没有丝毫的放慢。

 

大力推开通往天台的门板,顾不得将它再次关回去,平子动作夸张的跑上屋顶,二人一前一后在别人的房顶上展开疯狂的追逐。

 

有人睡眼惺忪的从充满破旧生活气息的建筑里,在阳台上隔着铁栏满嘴泡沫的看向这边,像是对此见怪不怪的端起杯子漱口,转身将泡沫轻吐在狭小的水槽里。

 

越过一个又一个巷道阻隔在建筑间形成的断层,平子眼看前面这条街太大,这是不可能越过去了,直接跳下去的话人潮这么多要是不小心砸到人就不好了。他在电光石火间思忖着,于前一条巷子里跃入对面置空的楼道,冲到楼梯口一个回身顺势从扶手滑了下去。

 

混乱之中一发子弹擦过他的脸颊,划出一道血痕。

"喂!你还真的要我的命啊?!"容貌被毁的平子气得大喊。

 

赛拉齐无谓的耸耸肩。

反正cc的老大也没说要是死是活,那就是死了也没差吧?反正奸尸什么的也是种情趣......赛拉齐撑着那双嗑了药似的无神眼睛,暗沉的眼周让他看起来恹恹的,看不出什么表情。

 

从昏暗的楼梯间溜了出来。在耀眼的阳光下,平子有些意外的看见了蓝染那似乎同样微微显露出意外的脸。

 

是戴着黑框眼镜的那个看起来很老实的蓝染。

 

手上同样抱着袋子,却被平子一把抓住了手臂,物件悲惨的散落在地上。蓝染有些错愕的看向他,然而等不及解释,几乎就是被强行拖走,平子拉着他径自向前跑去。

 

跑了一阵,没注意到蓝染竟然跟上了他的速度,紧绷的神经让他无暇顾及这些。平子有些懊悔的想到...刚才反射性的拉了人就跑,本意是想让他回避掉危险,但现在怎么看都似乎只是把他一起拖下水了。

 

 

_

 

 

蓝染只是顺从的任凭平子拉着他满街跑。看着眼前背对自己,淡金色长发随着气流扬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穿着无袖高领黑色长大衣,露出白皙好看的利落肩线和手臂,身后的下襬的拖到了膝盖后,如果按照平子日常喜好的逻辑,前面大概又是只到上腹的结构,巧妙的露出那诱人的脐线和腰腹。

 

蓝染微微侧身闪过就要迎面撞上的铁架,动作轻巧得让平子几乎感觉不到自己此时是拉着一个大男人在跑路。

 

啊...很好,就这样一路跑回自己的地盘吧。那里好歹也算是猎异师群聚的半中立区域,赛拉齐应该不会那么嚣张吧?何况打不死,也有的是方法制住他。当然制住的方法什么,就交给喜助去想吧--

 

在平子正乐得冲刺时,身后传来锐利的破空声,拉过蓝染甩尾似的避开,却亲眼目击了子弹射穿一个路过妇人的手臂,她痛得尖声叫喊了起来。街上随着这哭叫骚乱成一片。

 

这个家伙...!

 

"...啊。"赛拉齐的眼神毫无愧疚,还是那样淡漠像是随时要睡过去了一般的无神。

 

"真是的...你不要躲开,乖乖让我打中就好了嘛。"

 

 

平子这时才忽然重新想起。

 

这家伙,是只疯狗啊。

 

是个不管别人死活,随心所欲的家伙。

 

 

"游戏结束了。你再往前跑下去我可就不好办了呀...你说,是想乖乖让我绑去见金主呢,还是让我把你打残了再绑去呢?坚决抵抗的话,打死不负责。啊...还是说,你要不管这些家伙的命了?要是敢跑的话,我就一个个给他弄死了。"他露出有些虚弱,却将嘴巴咧得很开,以至于看起来有些诡异的笑容。"你知道我做得到的,是不是?"

 

平子皱紧了眉,警戒的看着他,却没敢再动上一动。

 

"很好。看来你理解了嘛...放心吧,如果你到那里又跑了,到时可就不干我的事了。除非他又找我...毕竟我们都只是看钱办事的嘛。"赛拉齐一副感谢你如此体谅,咱们都懂得嘛。是男人被上一下又不是什么大事,干啥搞得这样惊天动地的呢?

 

平子气得都想大骂回呛他被上的又不是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眼底的沉光却很是冷静。用余光扫了眼一旁镇静自若的蓝染...这家伙一副天塌不惊没事人的样子,胆子未免太大了点。还是真就觉得不干他的事了?

 

 

...咦?等等...蓝染这家伙不是很有钱吗?而且现在怎么说也算是他的金主吧?保障劳工的权益怎么也算雇主应尽责任的一环,何况自己要是被逮了可就没人给他打工了不是?

 

平子猛然拔刀,抓过蓝染挡在身前。赛拉齐和他不过只剩几步的距离,三下并两步,猛一提速跑得更快,脚下着力高高跃起,从袖子里滑出冷光就是猛力挥下劈砍。

 

举刀应对,刀兵在半空中相撞擦出火星,堪堪扛下一击。平子立马趁着空档大声叫着,"等一下!赛拉齐--!!"

 

"等什么等?我可不是傻子..."

 

"这人有钱!!!"

 

听到关键词,赛拉齐的动作顿了顿,反射性的停下手,"...钱?"

 

就是傻子啊喂。

 

忍住吐槽,平子堆起笑脸,"是呀,你认得这人吧?蓝染,蓝染惣右介。"

 

"好像听过又好像没听过..."

 

喂喂这里有个人比他更孤陋寡闻啊。

 

"总之你开个价...不要追我了好不好?"平子的表情看起来很是诚恳。

 

"嗯...喂,那个谁,你很有钱么?"

 

就只有蓝染一人整个还在状况外,听此一问只是讷讷回道,"...还好。"

 

"两千万,付得起吗?"

 

"可以。"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不过眼下似乎只要乖乖付钱就能解决眼前这莫名奇妙的局面,这点数字完全就是小事。

 

区区两千万...

 

平子有些不爽。

 

这人也太干脆。话说两千万,这个不大不小的数字,如果不是生活开销那么大的话,他存着存着也早该有了。而也就为了这个价,他凭啥就得被这只疯狗追得要死要活...

 

心里极度不平衡。

 

但是算了他平子真子能屈能伸...这点小事就不跟他计较了。

 

 

赛拉齐看起来是满意了,收起匕首丢了张卡给蓝染,"谢谢惠顾。把钱打进这个户头,要是敢忘了我还会再来的。"

 

蓝染接住一看,那是一张名片。

 

同样看着那张小卡的平子想着,疯狗也有名片啊...还以为这家伙完全就是个还没进化过的野生动物呢。

 

毫不意外他的爽快离去,赛拉齐这人就这点不知可称是优点还是缺点,只要有人付出比前雇主更高的价格就会爽快转向,偏偏前面的钱还不会吐出来。也就是因为这点,虽然实力强劲但没有多少人真的喜欢雇用他。

 

 

_

 

评论 ( 7 )
热度 ( 3 )

© 堇星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