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粮也不会死-v-...谁快来奶我一口浦平啊啊要死啦Q口Q(你别再偷嗑隔壁棚惹。
*不算写手也不算画手修练途中无限Loading...请别关注我qwq/欢迎聊天~
楼主话唠深井冰/文笔糙渣の说书/爱萌冷cp(all x 本命,杂食。
*吸多了幻觉的黑历史...虽说是爱...(自沉东京湾.gif)兴趣是告白大神&安利。
「要相信即使自己是个辣叽,为了真爱组也能努力做到 」-<食梦者>(人家没这么说#
放飞废文中(〜 ̄△ ̄)〜新妻英二我的嫁...咳不对,是梦想与信仰-v-*
【圈子很小,但世界有这-么-大--!想做的事太多,没时间了......!】
一只弱叽自娱自乐随兴练习的土楼-a-*形准练习ing.

<死神/蓝平> 猎异 03

#身高差是完美的10cm,就算鞋子+8公分依然还是比较矮的还好还好(

平子真子,176公分/60公斤.....握槽!这!!!233女神你也够纤细的啊

蓝染惣右介,186公分/74公斤....作者出来面对啊,你对质量的概念到底

 

___03_光彩夺目

 

面无表情把点数汇了出去,蓝染看向还没做正事就先给他惹事,此刻一脸侥幸的平子。淡淡说到,"这可是从你的薪水里预支的。"

 

"...知道啦。"平子嘟囔着,又不是故意的这么凶干嘛云云。

 

蓝染略微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为什么要追你?你们看起来认识。"

最初看平子那态度,还以为他们只是朋友间在打闹。要不是之后平子那忽然的变脸...就算如此,看起来也不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单纯要置对方于死地的敌人。

 

平子一噎,这理由说出来太丢人了。

 

"没什么...你知道的嘛,这里的黑帮也是嚣张的很,一不小心就会得罪到了。不过你放心,只是小事。"平子撇开目光不去看他,那声音嗫嚅着听起来有些发虚。

 

"至于他是谁...名片上不是有写吗?一个雇佣兵罢了。"认识是认识,尽是些不好的回忆就是。

 

 

黑帮一般不会刻意找猎异师的麻烦,猎异师算是中立势力,以被银光刺穿的夜蓝蝴蝶为象征。

有些人为了金钱会充当佣兵或打杂之类受雇于人,就像平子跑去当蓝染的保镳一样,也有为了赚外快受雇于黑帮的猎异人。只是考虑到势力牵制问题,(并且这可非常容易一不小心就给自己惹了麻烦)一般还是比较稀少,像平子这么怕麻烦的就不愿意。赛拉齐不属于任何一方,只是对他而言比起吝啬的政府,普遍来说受雇于出手阔绰的黑帮更加有利罢了。

 

 

对方那赶杀的架式可不像是小事。蓝染想着。

 

不过这完全只是狂犬风格的做事态度而已,硬要追根究柢,确实也能算是小事没错...标准因人而异。

 

"你不愿意说也就算了。比起这个,我有更要紧的事要找你。"

 

_

 

 

"你的工作来了,这次可是很要紧的正经事。"蓝染用有些商用营业式的微笑,一本正色的说。

 

这么说来前面那些果然不重要么。单纯见不得他干领薪水过太闲啊?!

 

平子总觉得,蓝染这笑得有点邪恶。

 

后来他才发现,自己的预料始终很准确,每当蓝染那样笑,就有人要倒霉。通常那个人都是自己...不过这是后话了。

 

 

他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平子一眼,"这次的工作,是切切实实的护卫。并且涉及伪装,你不是可期待了?"

 

"谁期待了啊?我不是说我不擅长么...什么伪装?"好吧还是有些好奇的,对这种神秘兮兮又好像很厉害的事情,会心生向往也是人之常情。

 

"这个...暂且保密,还请你拭目以待。放心,我想效果会很不错的。"蓝染微笑着,镜片的反光让人看不清眼底下暗藏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这么神秘,所谓伪装都是要尽量低调的吧,不过说不定是很帅的也说不定。想想有点小激动啊,居然有些期待了起来。

 

平子在床上翻来覆去难得有些失眠,脑海里全是些乱七八糟的猜想,像个期待隔天节庆的孩子,雀跃得难以入睡。

 

_

 

 

到了当天,看着眼前华丽铺开的宴会礼装长裙,平子有些僵硬,"...我可以拒绝吗?"

 

"都预支了薪水,还想跑吗?"就像吃定了平子最终不会拒绝,蓝染游刃有余的抱着手臂倚靠在门上微笑看他。

 

"...呃。"果然平子被堵得哑口无言。

算了不过就是件衣服,也不会少块肉不是? 

 

平子拎起那件墨绿色的繁复礼服,深沉到几近漆黑,却反射孔雀翎般的翠绿光泽,整体是纯粹的统一色调,只有复杂的皱褶和缎带绳结装饰,显得华丽而优雅。

 

有些艰难的穿上后才发现,胸口以上和背后都凉飕飕的露在外面,说不出的别扭。

 

露肩露背,右边的肩膀上装饰着一朵巨大而华丽的重瓣布染花,巧妙遮掩住右边肩颈上的夜蓝蝴蝶纹身。斜扣下来依序用几朵较小的布花做出了渐层和锦簇的效果,和衣服交会的部分用缎带装饰,裙襬长长的拖到了地上,左侧从腿根的高度开了个高衩,迈步的时候里面诱人的长腿若隐若现。平子扯了扯裙身,沉甸甸的。这件衣服整体重量可不轻,女孩子撑得起来吗?他有些怀疑。

 

蓝染打量了一下他的正面,纤细柔韧的身材有着完美的比例和线条,白皙的肌肤和这孔雀绿很衬,暗色修饰了骨架有种更加纤瘦柔弱的感觉,和他所想的一样。满意的点点头,唤来化妆师。

 

"很不错,但是再修饰一下会更好。"

 

怕平子感到尴尬而先行回避,同时因为大概不是短时间能搞定,蓝染先到了外头的厅室坐下来闭目养神。

 

用和衣服同色的缎带在脖子上打了个蝴蝶结,侧在和布染花相反的左边上,遮住喉结同时维持了整体造型的平衡。那个看起来有些中性、连声音都中性,以至于平子分辨不出他的性别的化妆师,从一大盒的工具箱里拿出各种各样的粉底、色笔、化妆液还是什么,开始往他脸上涂抹。

 

"你的底子很好,稍微润饰一下就可以了。"少言且面无表情的化妆师,忽然对平子说了这么一句。

 

"真的很好。"虽然没什么起伏,却是发自内心的赞叹。

 

"呃...谢谢。"被画着眼线的平子闭起眼睛让他把眼皮上的亮粉也涂抹均匀。内心只觉得尴尬不已。

 

"嗯。来,微微张嘴。"细心的描摹唇线,涂上淡粉色的唇蜜,让那薄唇在抿起来的时候,唇缝透着明艳而醉人的酒红色,看起来鲜艳讨好。唇上则是蜜桃似的色泽,水润晶莹、蜂蜜一般的质感,很是可口的样子。

 

帮他在手臂绑上黑色薄缎的袖子。比起袖子,平子看着那长长的绸缎觉得或许称为布条更合适,露出肩膀,手肘上再用绳子固定一次,绕了几圈扎成蝴蝶结。在左侧的头发别上暗红色的布染山茶花装饰,垂着紫黑色的中国结流苏,最后细细的梳理好那本就柔顺的淡金色长发。

 

"他吩咐我,还要给你穿上这个。"他拿出了吊带云纹黑丝袜和搭配的高跟鞋,那高度算不上高,八公分而已。只是那鞋跟细到平子觉得自己可能连迈出这个房间都成问题。

 

平子僵硬的抬起头,勉强扯出一个有些扭曲的笑容,"不穿...行吗?"

 

化妆师面无表情淡淡的开口。

 

"请别让我为难。"

 

平子觉得这两三个月来对蓝染建立起来的好感差不多全部碎成了渣渣。

 

...蓝染,你还是去死吧。

 

 

_

 

 

 

当踩着高跟扶着桌子好不容易从椅子上站起来,平子生怕摔倒的小心翼翼走了几步,便感受到着力不均所导致的负荷。

 

所有热爱穿高跟、以及被迫穿高跟的女性,辛苦你们了。

 

好歹也是勤于锻练的身体,很快便掌握了平衡的诀窍。异常优雅的走到蓝染面前,他看见蓝染的神情有些愕然。

 

 

这到底是觉得好看的惊讶呢,还是难看的啊?平子有些后悔刚才拒绝了化妆师拿给他的镜子,应该先看看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见鬼的样子,才好对别人的反应有点心理准备不是?

 

也不是不信任那个化妆师,但是...平子忽然很想摀脸,逃避这个世界,还有蓝染的目光。

 

少了些锐利和张扬,多了几分柔美和清媚。微微低垂着眼睫,那有些回避的目光令人怦然心动,姣好的唇型因为唇蜜和口红的润饰,极可口的样子让人想凑上去一亲芳泽,整体以自然的淡色系着妆、完美过头的面容透着几分令人沉迷的妖娆,娃娃般精致瑰丽的妆容,超越了性别界线的美丽。

 

太完美了。

 

 

如同不存在于此世的妖异。

 

 

蓝染勾起了唇角。

 

 

这下,谁也无话可说了。

 

 

 

这个残忍的家伙...

 

拉着蓝染绅士的伸到他面前的手,平子借力从车里探了出来,才走没两步就脚下一个踉跄--鞋跟踩到裙襬了。

 

一手挽着蓝染的手臂,将自己提起才幸免于跌倒的命运。平子蹙起好看的眉,虽然在淡金色浏海的遮掩下看起来不是很明显,蓝染还是提醒道,"别皱眉,要淑女。"

 

淑你妹啊。

 

平子简直就要崩溃了。

 

"记住,别说话。安静的跟在我身边。"蓝染又提醒了一次。

 

连哼叽一下抱怨的权利都没有,简直就是虐待劳工。可是谁让这是工作呢?何况自己这么帅的一把声音,一出声就要破功了,指不定还得抢了蓝染的风头。平子闷闷的想,自我安慰着。

 

恨恨的斜了眼一旁从容自若的蓝染,一身纯白西装燕尾服,怎么看也是个挺拔温和的沉静好青年。能拿掉眼镜就更好了...不对,凭啥你就可以打扮得那么普通,我就得穿成这样阿?!=皿=#

 

"表情,严肃点。"蓝染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明明那角度应该看不到他的表情才对?!

 

平子低下脸,在别人的眼里看起来就像个美女娇羞了似的。...算上鞋子184公分的高挑美女。

.....好好好、是是是,都依你都依你,出钱是大爷,了不起啊。

 

 

明明才几步路的红毯大道,平子却走得像一辈子那么漫长艰辛。

 

_

 

 

被蓝染领到那些上流社会和学术界巨头领首的众人面前介绍时,又经受了一次惊叹声的洗礼。平子终于明白到底为何...必须打扮成这样了。

 

蓝染的笑容带着恰到好处的歉意与谦和,如此说到:

 

"很抱歉,一直没空和大家介绍。这是我的未婚妻,仮野真。其实...我们是父母从小指腹为婚的对象,没想到一场意外...最近好不容易才终于重新找回她,不过她的喉咙不能说话了。还请大家多多担待。"

 

蓝染一只手和他五指交扣,心疼似的紧了紧握住他的手指,一脸忧伤明媚的述说。

说的跟真的一样。

 

平子瞪大了那双银灰色的眼睛,看着他就跟见鬼似的。只怕真的见鬼都没这么惊恐。

 

蓝染一直用眼角余光关注着平子的反应,意料之中。他柔和的笑了笑,满是幸福甜蜜。

 

平子面色一沉,微微低下头,回握住那只交缠着的手,报复般像是要把他的手骨捏碎似的用力。...只是似乎。

 

只是这动作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就像有些怕羞似的小鸟依人。

 

蓝染面不改色的承受这有些幼稚的举动,看着他的眼神中隐隐有些疼惜和难过。

 

"她比较怕生了点。"言下之意,请大家不要太惊扰她。

 

 

多有气质的美人,娇羞的恰到好处。郎才女貌,多般配的一对。

 

作为一年轻有为的大好青年,却是黄金单身汉。无论公众形象还是工作态度都十分不错,年度公众人物投票排行<最想嫁给他的男性>排行前十,<最想交往的男性>排行前二十,根据【虚夜】研究所里的女性匿名者表示,温柔老实正直靠谱体贴下属童叟无欺。怎么可能放着他单身呢?这么糟蹋会遭天谴的。

 

多么奢侈的烦恼,各种被试探、倒贴、牵线相亲逼婚什么的。

 

在这方面,比起女性似乎更加容易吸引男性的平子,就算有女性友人,要不也是真的只停留在"友人"的程度上,不然就是把他当哥哥、姐姐...没错没听错,就是闺蜜般的存在,可以毫无形象打闹的那种。要不就是被年长者当成需要被照顾的对象,总之恋爱对象这个词...似乎离他很遥远。

 

虽然平子真子这个人,嘴上热爱撩妹、见到可爱的女性就随便对人说是自己的初恋,倒也从没认真为这事烦恼过。与其说是比较洁身自爱,不如说只是单纯没空加上没那个闲心,一天到晚单刷副本已经足够累人,不是说青少年没事总思春只是因为运动量不足精力发泄不够么?他也可也不算年轻啦...就快奔向三十这种会被称做大叔的年纪了呢。

何况猎异师这职业,是没准哪天就人间蒸发连全尸都没留下。这样也好,女孩子是该好好宝贝着疼爱,而不是让其伤心流泪的。

 

但是...这跟看着有人在眼前直白炫耀自己受异性欢迎,完全是两回事。

 

虽然对方表明的态度,比较像自己只想跟工作结婚,平子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但反正...自始就没有仮野真这个人,脱下这身衣服,一切就与他无关。

 

好不容易被同意放行,留下蓝染独自面对。平子终于可以扑向面前满汉全席般豪华的自助美食。

 

 

"蓝染先生...我认识很好的医生,如果你不介意..."

 

"蓝染先生,如果你对电子音没有排斥,我认识在这领域很厉害的专家,他..."

 

看来大家对于美人不能说话,感到非常惋惜。

 

平子一走开,可以听见被包围住的蓝染身边,尽是传来这样的话语。

 

唉...让你们去瞎忙,小爷我要开饭啦--

 

_

 

 

虽然有限制人员的进出,但基本上是公开的正式交流会,平子并不知道刚才的画面其实有现场转播--

 

至于蓝染,他当然是知道的。

 

 

"仓库",酒吧里难得清闲小酌的某人忽然一口气没能忍住,喷泉似的把饮料吐了出去。

 

对面的黑崎一护猝不及防的被喷了一脸,"浦原先生..."他愤怒的站起身,揪起他的领子,"你对我是有什么不满吗?有事好好用说的啊--"

 

"咳、咳...!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嘛。"浦原一脸歉意,只是那软柿子般的态度不管怎么看都只会令人更加生气。

 

还好黑崎已经很习惯他这样,知道他是真心在道歉。

 

 

"怎么啦?"接过他递来的毛巾,黑崎面色不善的抹了抹脸。

 

"没...就是电视上那人,挺漂亮的,我..."

 

"这种事,有必要用喷饮料来表示嘛?"未免也太壮烈了吧。

 

黑崎扭头一看,"喔...还真是个美女呀,不愧是人生胜利组。不过,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啊?"有这样的人,见过应该不会忘记的,果然只是错觉吧?

 

浦原干笑着打哈哈。

 

"是你的错觉吧哈哈哈..."真子,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_


评论 ( 4 )
热度 ( 3 )

© 堇星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