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叽话唠深井冰/糙渣の说书/极圈体质。(all x 本命,杂食。通常男主all。
*不算写手也不算画手修练途中无限Loading...
*为正歪斜的三观努力补番补剧ing/嗑粮?极圈不存在的...产粮?已经死透了.jpg
【圈子很小,但世界有这-么-大--想做的事太多,没时间了...!】
饥饿中:【死神】浦平/一蓝/虚实平子【血界战线】雷欧x堕落王菲姆特【香蕉鱼】英A
【ES21】濑蛭/含蛭【91days】安杰罗x尼禄【古风】顾惜昭x孟星魂【食梦者】新妻英二我的嫁(bu
*随兴自娱自乐+杂物仓库。*形准练习ing.

<死神/蓝平> 猎异 4-2

又是卡在这种地方...本来要一鼓作气写到这次事件结束的,但还是没能qwq 就是表示一下我还活着,虽然昨天打破了日更的隐藏设定qaq(反正也

#橙花/玫瑰草/芳香万寿菊/月桃/迷迭香/薄荷/蜜香红

#雪松/薰衣草/薄荷

....我不知道这些东西混合起来的味道到底适不适合,所以别想不开把它们混在一起(吐泡泡)就是冲着意象联想了一下,原谅我见识浅薄(跪倒

好吧这段会拖一天主要是纠结让谁主动...(纠结一天吗#

___

畅快淋漓的结束一曲,平子有些意犹未尽的沉醉在馀韵中,细长的眼睛微眯着,眼中流动潋滟波光,斑驳着华彩陆离,似是其中藏有另一个不可思议而迷幻的世界。


如果真的有,那个世界又会是什麽样子呢?


蓝染看得入迷,有些不着边际的想。彷佛这个世界丶身周的一切缭乱虚荣,比起此刻他的那双银灰色眼睛,一切都相形失色。


平子同样看着那双好看的棕色桃花眼,辉映暖黄的灯光,晶亮却又深沉如海,底下涌动着他所看不懂的暗流,却是有些和他一样的意乱情迷。瞳膜的表层模糊不清的倒映自己此时的模样。


忽然觉得--很想吻他。


而他们彼此凝望的目光之间,隔着的眼镜。


--非常碍事。




带着微醺的迷醉,面色泛起潮红,微微有些出汗,连吐息都灼热了起来。他们的身体几乎完全贴合在一起,而彼此的脸又是如此靠近。看着平子邀请般的神态,薄唇微张,蜂蜜般质感的唇蜜闪耀着水润晶莹,似是满心期待谁来品尝,蓝染同样也是兴致极高。


然而在蓝染情不自禁的吻下去之前,平子伸手摘掉他的眼镜,眯起了眼睛却没有完全阖上,凑上那此刻看起来无比诱人的嘴唇,和它紧紧相贴。就像此刻他们的身体,严丝合缝。


短暂的三秒,却又极为漫长。


只是双唇相碰,没有更加深入,却是个感觉很好的吻。恰好抚平这一时的险些失控。


冷静下来同时也是分开之後,蓝染看见平子勾起一个有些邪气丶清浅而动人的微笑,手指抚过他印上唇彩的薄唇,不轻不重的抹去。



淡雅丶香甜,有些清凉,却很温暖。


就像在方才那个吻中,他所品尝到的。



平子真子的味道。



_


鞋跟触及硬质地板,发出清脆的声响。平子向後退了一步,优雅的转身离去,身影充满自信和难以掩藏的锋芒,步履从容,随着步伐跃动的金发光彩夺目。


那一个转身丶一眼锐利的回眸,不知勾去多少人的心魂。


高高在上的女王,睥睨世间烟云。不掀波澜,不屑入眼。



众目睽睽之下,还真是大胆的举动。


蓝染抚了抚自己的唇,有些惊讶。--如果平子没有主动,他也是打算吻上去的。



如此一来...怕生一说,不就显得只是自己独占欲极盛?


看着那离开会场,不知要去往何方的背影,蓝染的眼色越发深沉。


_


撑着场面气势走出会场,平子一确认了四下无人,双手摀住发烧发热的脸,倚着墙面缓缓下滑,蔫了。


...我到底干了什麽啊?!


怎麽就...吻...吻......


......


回想起那个一时情动的吻,还是自己主动。平子睁着眼睛困惑不已。


就是...顺势。对丶没错,顺势。就是这样。谁让灯光太好气氛太佳任谁在那种情况下都会这样干的--

...是吧?


这就像喝醉了隔天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地方,身上的点数全部不翼而飞--或者身边躺着一个全身赤裸的陌生人,说不定身上还有些糟糕的痕迹作为罪证,而他却全无印象也想不起发生了什麽。老实说他不知道究竟哪一个更糟糕,但不管哪个都非常可怕。


纠结着没个所以然,此刻不想面对那张脸,偏偏又不能真的离蓝染太远。平子默默的起身,决定找个视野佳的地方散散心。



终於找到那在夜色下的庭院乾站着,看向延伸的白石砖道尽头的平子。


蓝染同样看向那个方位的远方。


整座城市以放射状的同心圆分构成不同区域,立於中心直达天际的高塔"指南星"闪烁有些妖异的红光,既是外层的人们一辈子也无法触及的领域,亦是没有必要触及的。支撑起自中心向外扩散的透明"天幕",维持基本防御与净化过滤的机能。


以白砖道为界,在此地用特殊的技术将云层牵引开来,分向两旁厚重的堆积起沉沉的阴郁,中间净开一道明澈的夜空,覆盖了整个会场。天上一轮巨大的勾月垂挂,伫立於中央的"指南星",将天空不自然的切裂成两半。



乘着晚风夜凉如水,肌肤都被吹冷了。平子觉得,此时非得说点什麽,来冲淡这尴尬又诡异的气氛不可。


"今、今晚的月色可真美啊。"平子思索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憋出来这麽一句。才一说出来就想抽自己--这说得什麽废话?


蓝染沉默了一阵。就在平子差不多忍无可忍的想再说点什麽,即使说出口的可能是更没营养的废话时,他淡淡的回覆了一句。


"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对我告白麽?"


平子错愕的愣住,脑内飞快运行。自己刚刚到底说了什麽...猛然理解意会的瞬间,他反射性的吐槽,"...才不是呢,白痴。这笑话也未免太冷了。"都几百年的老梗了,早用烂了啊喂。满脸不住的嫌弃。


蓝染一脸"是吗?可是我觉得接的挺不错的,你那句才更冷吧?"这终於回复正常的相处模式,让平子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


然而没等他真的放松下来,蓝染却忽然搂住他的腰,在他耳边低声,"有人过来了。"


平子也注意到了,不过有人过来就非得凑的那麽近不可吗?!


评论 ( 4 )
热度 ( 3 )

© 堇星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