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粮也不会死-v-...谁快来奶我一口浦平啊啊要死啦Q口Q(你别再偷嗑隔壁棚惹。
*不算写手也不算画手修练途中无限Loading...请别关注我qwq/欢迎聊天~
楼主话唠深井冰/文笔糙渣の说书/爱萌冷cp(all x 本命,杂食。
*吸多了幻觉的黑历史...虽说是爱...(自沉东京湾.gif)兴趣是告白大神&安利。
「要相信即使自己是个辣叽,为了真爱组也能努力做到 」-<食梦者>(人家没这么说#
放飞废文中(〜 ̄△ ̄)〜新妻英二我的嫁...咳不对,是梦想与信仰-v-*
【圈子很小,但世界有这-么-大--!想做的事太多,没时间了......!】
一只弱叽自娱自乐随兴练习的土楼-a-*形准练习ing.

<死神/蓝平> 猎异 4-3

忽然下了暴雨,超凉快于是我又来更了。(欸你还是直接装个冷气更快吧#

#那个眼镜啊...就是纪念PSO2一开始选角时可以选的装饰,第一次觉得眼镜也可以辣么帅啊233(不过我去买眼镜的时候怎么就没见到那种款啊qwq

御幸的运动型护目镜也...反正就是那种结构,请让我省略形容。

以下任何武器的专有名词都请不要认真,我乱写的。跟这不熟么...只能说有这东西,但用法对不对就不知道了!有时间会更认真点研究的...到时再改
ps. 看了三轮撒玛的dogs(我可以看ova2舔小橘好几次),必须说smg果然是最帅的233...没有之一!(小巧又能连发太棒

___


雏森桃好不容易提起了勇气。即使蓝染有了未婚妻,她还是想表示一下自己的喜欢...就算这样,也会一直支持他的。


四下搜寻不久后也跟着离场的蓝染,白色的小礼服随着少女的步伐轻巧跃动,水母一般游曳的样子十分可爱。从小巧的边道踩着白色石板,像童话故事中的汉赛尔与葛丽特,期待循着路上散落的石子找到通往心中所渴求的目的之路,穿过漆黑的树林,她终于如愿以偿的见到那个倾慕已久的心上人。


两人在月下拥吻,室内的灯光浅浅映在他们身上,在地上交融成一个。从她的角度看去,身后的喷水池在月光下闪动柔和的光彩,水气氤氲的散开,就像在为他俩祝福。


多么般配的一对。


她吸了吸鼻子。


...算了吧,就让这份喜欢永远埋藏在心中。


少女有些失落,带着心中潜藏未能有所结果的初恋,安静的转身离去。



不得不说蓝染的吻技真的很好,至于究竟是怎么样练成的,细节就不得而知了。


平子被蓝染按着后脑勺搂着纤腰,深吻到都有些快起反应了。


不妙。


如果说先前的亲吻是忘乎所以的顺势而为,此时的却是--不得已为之的假戏真作。意识很清楚,对周遭的一切感知都清晰不已,他可以嗅到蓝染身上淡雅的雪松香气,此刻有些浓郁的侵入到鼻间,连蓝染打在自己脸上的灼热呼息、和细致到有些不自然的睫毛都能根根分明的看的一清二楚,还有那搅弄着他的口腔、扫过牙齿,一边和他交换唾液一边纠缠他的舌头的灵巧,每一个勾画一个缱绻...


平子紧张的全身僵硬,堪堪搭在蓝染肩上的手臂微微的颤抖。


他的脚有些软。或者说,全身都是。发疲无力的身体以蓝染搂着他的手臂作为倚靠的支点,从只是被动承受到有些享受到...不行,回应的话果然还是太糟糕了。


所以只是继续这样被亲吻着,直到那热烈到有些刺人的视线似乎转移开来,仍无法完全放心的继续着这样的姿势和...动作。


蓝染的手,透过裸露出的背脊和衣服的接合处,探入平子的衣服里--他可以感受到本来因布料而聚起保存的温度,被那冷凉而指节分明的手所驱散,敏感的一颤,打了个激灵,那带有挑逗意味(其实并不)的揉捏让平子在一瞬间彻底清醒。


几乎是同时,在平子将蓝染推开、往左边脸上就是近乎毫无保留的一拳,将他揍得失去平衡往旁边的水池里跌去,子弹打在原本蓝染所在的位置,失去原来的目标物顺着弹道击在了池边,打出一道弹痕。


"......"


平子愣住,同时天台上的梅特也是傻眼到不行。


平子愣住的原因是:原来还真的有人要杀蓝染?还以为那家伙只有粉丝呢。啊,黑粉?


而梅特,本来打算趁他们顾着亲热忘乎所以时开枪狙击,却没想到平子忽然痛揍了蓝染,结果射偏了。 ...这不能算是射偏吧?梅特笑得有些无奈,可还真是个呛辣的小妞。不过够火爆,我喜欢。


蓝染呀蓝染,仮野真...虽然看起来胸平了点,可也确实是个美人啊,这家伙可还真是艳福不浅。只可惜,今天就得命丧在自己的枪下,在死之前有美女作陪,也该知足了?本来可以无知无觉的死去,这下他可就不能保证了。千思百转间,梅特很快的重新瞄准了目标。


失神也只在短短的一瞬间,捞起湿透了全身坐在浅浅的白砖池底上发楞的蓝染,抱着他有些狼狈的在又一排扫过来的弹雨下滚入了矮丛,藉由大树密林和夜色的遮挡,平子戴上暗黄色的特制眼镜,看到屋顶上微微闪耀有些违和的反光。


是在那里吗?


一手压着蓝染的肩膀,平子沉声,"你在这里等着,我上去会会他。你看是找时机进去,确认其他人的安全,还是等人来都行,不然等我搞定了来接你也成。"


"我没问题,你自己小心。"


"那当然,我可不是吃干饭的。"


平子自信的一笑,那笑容明灿灿的差点晃花蓝染的眼睛。站起身来豪气的一掀撩起漆黑冗长的裙摆开衩,从绑在左侧大腿的皮鞘和裙摆内侧的暗袋掏出两把银亮的改造短铳SMG,咬着弹匣给SMG上了膛,冲着天台的方向就先挑衅的连开了几枪,不过距离有些远加上本来就没有刻意瞄准,一连几发不是射空就是打在了墙上。甩掉碍事的高跟鞋,踩着吊带袜就直往雏森离开的方向跑去,大喇喇的曝露出自己的所在位置。


轻挑的吹了声口哨,梅特晃到隔壁换了把轻型机枪对着跑动中的平子就是一连串细密的弹网,平子也不是省油的灯,极有经验的迂回滑步伸手抄起前方错愕的雏森再次冲入了树丛。


不得不说,即便初衷只是为了装饰性,这仿佛包围起城堡般建筑的"城墙",在这种时候还真是有用到不行。


梅特看着刚才那一出被挑起了兴趣,又吹响了口哨,这次却是发自真心的赞赏,虽然感觉起来还是只有轻浮。看来那可不是普通的"未婚妻"。不,连是不是真的都很难说。


那干练俐落的身手,梅特一眼就能看出来,不是身经百战的老手是办不到的。 ...同行么?


哇喔...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唉?这种情报能卖得了钱吗?不是情报贩子不太了解行情啊...


梅特搔搔脸颊,专注的透过瞄准镜来回扫视两个方向,两边都不再有动静。


"出来吧出来吧...不然等等也该有人上来了。"错过了两次最好的时机,梅特本该收手闪人了,但也许是没有成功得手心有不甘、又或许是还想再见见那个艳丽却带刺的身影。如此碎念,却半点没有慌乱和失去耐心的样子,他可占有绝佳的地理位置。本来就是这会场设置的位置太好,四周空旷,想从高楼狙击都没办法,布置了特殊绝缘干扰,连飞行器都开不进来,不然小型无人机也是不错的选项,用不着这么刻苦耐劳复古原始的,何况还有密林遮掩,如此谨慎真是再适合作为交际会场不过。所以梅特只好提前好几个月筹画,接近一个贵妇作为她包养的小白脸混进来了。


要跟那种欧巴桑上床可真他妈的恶心,为了工作可是什么都忍了,自己还真是敬业。梅特想着还自我感觉良好了一把。



树丛里。


"在这里待好,等等会有人来接妳的。"


雏森读着平子的唇语。屋里暖黄的灯光透过窗户玻璃照在平子脸上,柔和温暖,暗黄色的眼镜在他脸上真是说不出的帅气合适,明明是该害怕的,雏森却从这人的身上获得了勇气,心中涌现出不可思议的慷慨激昂。


好像在做什么惊险的任务啊...?很紧张刺激,却一点都不害怕呢。


"那妳......"雏森扯扯他的袖子,有些紧张担心。


平子摇摇头,将食指抵在唇上,微微一笑,"交给我。"


如此近的距离,那张光影分明的脸美得令人窒息。被镜片覆盖却仍显生动的表情,笑容有些邪气。


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少女的小脸微微一红。


那份天塌不惊的自信,即使同为女性,雏森亦是感受到了彼此的差距。并且还有那份无来由的信任,明明一样是纤瘦的身体,却展现出超越质量的强大气场。


平子没有看她,按下雏森的身体让她伏得更低,看准时机朝侧门口冲了过去。


"难怪...蓝染先生,会选择妳。我好像有点理解了。"她看着那黑色礼装如花瓣般扬起的背影,笑得有些羞怯腼腆。


如果平子知道自己生平第一次成功撩妹是在女装的情况下,不知会做何感想。


_


会场内一片混乱,刚才连续响起的枪声大家都听见了。有人安抚着群众有人紧张而不耐的抱怨,还有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驻点的守卫分散成几批一些往枪声响起的庭院跑去一些往明显是最佳视野的楼上,打开房门一间间确认搜查,另一波往天台去了。


蓝染算准了时间悠悠和雏森从门外走进来,既不亲昵也不生疏恰到好处的搂着少女的肩膀,轻声安抚她,"没事的,她会搞定好。"


那沉静温润的声音不带一丝怀疑,雏森也是同样。


"...是的,我也是如此相信。"



最初是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态而设立的防御机制,如今却反成为绊脚石,天台成了最佳易守难攻的地点。


太扯了,怎么会有这样的白痴?


踢开门前倒落在地的护卫的手臂,门上被子弹贯穿的痕迹,让那扇小门的存在几乎变得毫无意义。紧贴墙面,平子抓着其中一个护卫的尸体踹开了那扇门往外一抛,果不其然立马被扫成蜂窝。



平子推开门的瞬间,视线直面迎击那在月下闪着妖异红光的眼睛和头发,和"指南星"的光一样令人不舒服的颜色。唯一站着的人影四周倒满尸体,夸张的作风令平子不敢恭维,没有多想抬手举起炎妃--他给这对SMG起的名字,正如同给那把爱刀取名为"逆抚"一样,平子自认自己的品味还是挺不错的,至少比起给那把大型切菜刀取名叫什么"斩月"这种过于直白且一点都不合适的名字的黑崎一护。


黑崎一护表示躺着也中枪。


盯着早先在平子裙上黏上的发信器,对方同样有所准备的低下身体,然而却还是被凶猛粗暴的金属风暴擦出了血痕,比起搭载于卡宾上更适宜中距离的MAUL,即便改良过近距或许还是SMG更占上风,不过也得看看使用者是谁。


开启战斗模式的平子笑容自信到有些暴虐,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咬着的虎牙看起来很可爱。


对方同样迅敏的身手,两人在毫无掩护的空地上一来一往,没在最初就结果掉任何一方的双方,战局意外的陷入胶着。


"束手就擒吧,你已经无路可退了。"


听到这乱帅气一把,却和平子很衬的声音。梅特感到意外的身形一顿,露出空隙肩上挨了一记。捂着肩膀大叫,"不公平!你这是作弊!--这么漂亮为什么是男的啊?!"这算什么?美人计??


"反正一样要死,活下去的就是赢家,没什么公不公平的。"平子那眼神怜悯的就像在看一个脑袋坏掉的白痴,"让你知道没什么,老子本来就是男的。"


丢开最后打空了弹药的弹匣,将炎妃收回皮鞘里,那毫不在意撩起裙摆展现在梅特面前的长腿,还真是性感又漂亮,他这辈子还没见过几双这么诱人的修长美腿。


抽起短匕一甩手朝那双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腿的眼睛射去,堪堪无比凶险的躲过,梅特再次夸张的叫了起来,"喂!别老趁人不专心的时候..."


"打架还不专心,那是你不要命。"平子语气凉凉的说,慵懒的语调一如既往的勾人,"再说一个男人的腿有什么好看的?变态啊你。"


"穿成这样还好意思说别人,我说你啊,不是因为有这样的自觉..."曲线瑰丽的反曲弓猎刀短兵相接,打在手上的力道凶狠到让梅特住了口。


"废话不要太多,我可不是自愿的。"平子的目光有些冷,那是被戳到痛处隐隐有些发怒的征兆。


虎口发麻。他却想着,美人连恼怒的样子都别有风情。梅特近距离对上那双狭长明亮的眼睛...还真的确实是十分漂亮的呀。虽然是个女的就更好了...不过女的,没办法漂亮的这么有味道吧。可惜再心动都是敌人,他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


做死的将脸凑上前去迅雷不及掩耳的在平子的唇上偷了个香,他只感到像是有风轻抚过。梅特向后退去。


"已经够了吧。灰姑娘的时间到了,我该走了。"


在边缘晃了晃手上一缕淡金色的头发,"这就当作是给我的饯别礼吧,再见了,可爱的同行。"


"谁是你同行,我才不会那么没品连普通人都杀...你不会是要跳下去吧?那不如死在我手上干净点。"抛着刀子撇撇嘴,平子并不特别在意那一缕头发,反正他的头发老在战斗时遭殃。还留到现在没剪已经是各种私心了。


嘿嘿笑着,端着那和某位好友有些相似令人讨厌不起来的笑容,退到角落的梅特又说了一句,"仮野真是假名吧,可以告诉我你真正的名字吗?"


"你没必要知道。"


"是吗...真是可惜啊,最后跟你说一句。如果是你的话--我可以。"


--可以什么啊? !


来不及做出反应,梅特向后一倒,随后在平子的视线中展开的是,白色的滑翔翼。衬着夜色在月光下宛若一只雪白的大鹏鸟,向着月亮飞去。


搞这种离场,还真是有够二的啊。


即便没了弹药,平子拾起地上狼藉残落的碎石,极富技巧的朝飞得有些远了的滑翔翼运力掷去。


准确的命中。滑翔翼歪斜着抖了几抖,终是稳稳的飞向远方。


评论 ( 8 )
热度 ( 3 )

© 堇星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