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粮也不会死-v-...谁快来奶我一口浦平啊啊要死啦Q口Q(你别再偷嗑隔壁棚惹。
*不算写手也不算画手修练途中无限Loading...请别关注我qwq/欢迎聊天~
楼主话唠深井冰/文笔糙渣の说书/爱萌冷cp(all x 本命,杂食。
*吸多了幻觉的黑历史...虽说是爱...(自沉东京湾.gif)兴趣是告白大神&安利。
「要相信即使自己是个辣叽,为了真爱组也能努力做到 」-<食梦者>(人家没这么说#
放飞废文中(〜 ̄△ ̄)〜新妻英二我的嫁...咳不对,是梦想与信仰-v-*
【圈子很小,但世界有这-么-大--!想做的事太多,没时间了......!】
一只弱叽自娱自乐随兴练习的土楼-a-*形准练习ing.

其中一种末世(如题)。(双cp发展)

#末世感染变异梗(架空/伤眼慎.../只是个脑洞。),双cp是蓝平+浦平

一次画那么多张那个质的渣度跟量成正比的起来(吐血)生平第一张条漫(如此丧的做死)

#画渣想死,而且画到想l死。

#OOC+画不像(慎)。已尽力,示意能懂就好放弃了....(只是想记录剧情。 #没精致度+死比例+各种省略。

借了漫画<请叫我英雄>(在出租店只是翻到了异形的画面,就没能忍住,可恶快给我末世粮qaq).....于是脑中就浮现:

#相拥而眠。静待变异的死l刑l宣l判(配角的经典场面啊),虽然最近习惯以蓝平为出发点,但是这画面怎么都比较适合店长跟瓶子(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延伸剧情的设定了天,因为这cp太甜了只能短篇根本接不下去啊),另一位怎么看都是敌方头头(看天)

其实本来只是想来抛个微小的脑洞,不知为何出现了后续(暂时不会再画了就先用段子抛上来吧,快死...)大概是因为正在看...


#预设:

(后续发展)蓝平/单箭头真子的店长(欸)/其实(...?)的瓶子(就是个谜,想想恋爱攻略游戏有各种线,是随喜好发挥的!觉得两种结局都可以有)/cp没有执着,只是觉得这发展比较合理...后续随便怎么脑补都行...这是开章不是结局(预设浦平是同系+真子大一届学长设定233,灾难发生时在路上相遇就组队了)

蓝大稳定boss(进化到最高等级or现存最高等级,有自我意识明确人格)丧尸/异能/末世,就是.....怎么发展都行,自由度很高233


___

(前篇) #逃离x大学校园


灾难发生之初,当浦原喜助被突然发狂的助教压制在地,差点没命的时候。正在绝望之际,他看见平子真子从那疯狂了的人...现在,或许说是怪物更为合适。

从背后,拿下装着厚重书本的背包,往助教脑后猛力一砸--

拉起跌坐在地上的他就往门外跑,语文中心的教学楼平常人虽少,此时亦是一片混乱。绕过对着门板跪倒在地、手软脚软兀自恐慌的陌生同学,在自顾不暇的时候管太多闲事可是会死更快的。


"啊啊--本来不想管的啊,谁叫你实在太弱了。"


基本上只是被拉着在跑,还在愣神的浦原,满脑子都是刚才平子那仿佛英雄或救主登场的一幕。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平子学长。"他露出有些抱歉的笑容。


平子不耐烦的嘁了声,"这种时候还说什么麻烦?要说「谢谢」啊,还有,不是说过叫真子就好了? "


"是...谢谢你。"


"别扯废话了,赶紧跑起来啊。不然我可是要抛下你了唷。"


话虽这么说,那紧紧握着他的手腕的、指节分明而纤瘦的手,传来的力道却大到让他有些生疼。


_


猝不及防被推下楼梯,捂着摔疼了的腰,平子猛然回头破口大骂,"--干啥啊你?!枉费我还特地去救你啊!"


然后就目睹了浦原拿着背包砸l爆了一个明显已经不正常了的人的脑袋,下狠手的力道毫不留情,脸上倒没有多大异样。


明明那好歹,也是个人类啊。


平子沉默的看着他,在走近时,仔细端详他的脸。


心脏还在因为方才的危机剧烈的狂跳,好不容易慢了下来,却觉得这注视让他有些紧张起来。


"...别动。血,沾到了。"


平子捏着袖子擦掉他额头上快滴进眼睛里的,怪物的血。


...没错,这么做并没有错。


"走吧。"平子重新拉起他的手。


_


街上一片混乱。人们四处逃窜,惊叫、哭喊、叫骂、惶惑,连环车l祸将交通道路堵塞成一团,到处都有火灾、路上弥漫瓦斯浓烈的恶臭、被撞坏的消防栓浪费的喷涌着水柱,淹满路面。有人从阳台上跳下来,简直像下人雨一样,被坠l楼的人压坏的电缆垂落在地上,有些和尸l体缠在一起,烧焦的血肉发出焦味和...肉类烤熟的,香气。


平常令人垂涎欲滴的味道,平子此时却只感到一阵作恶,胃里不住的翻涌泛酸。


简直就是世界l末日。


城市在燃烧。


_


记不起是怎么逃出市中心的,似乎随手截了一辆开着车门的小货车狼狈的窜上去,明明两个人都没有驾照,还是一路横冲直撞的飙了出来。


不过,油箱似乎破了,才到城外就因为燃油用尽熄了火。


"...算了,反正这破烂的样子再开下去也挺危险的。"


平子招呼他一并下车,大力的甩手关上车门。


两人在道路两旁尽是无尽树海的公路上走着,这段道路本就冷僻,平常除了车子根本不会有什么人经过。

偶尔绕过地上巨大的陷落天坑,深沉沉的黑洞看不见底,风从底下刮上来,森冷的像厉鬼的嚎哭。


宽阔的道路空旷凄凉,景致萧瑟。心理作用连带让身体都有些觉得寒冷了起来。


浦原看着这一路走了许久都大同小异的景色,不禁往外套里缩了缩身体。


平子一直抓着他的手,走在前头。


那单薄纤细却让人觉得可靠的背影,和手上传来的温度。让他觉得,平子就像黑暗中的火光。


还没有绝望的必要。


_


平子真子,是他的希望、


也是,


救赎。







*先有条漫的剧情,才延伸出的前后。

#(怕看不懂所以qwq)提要:反正就是平子被咬到了感染了变异了然后,差点干l掉店长时蓝大精准的召唤,然后平子就跟着蓝大走了....就这样。


___


(接续的后篇/潦草的大纲纪录/咒怨一叙述方式(x)


02


(蓝染)


平子真子那张总是面无表情的脸,非常美丽。


在一次看见那张小脸用清冷而空洞的眼神望着他,薄唇沾着人类的血液,鲜红妖艳。蓝染忍不住将平子压在墙上,吻了下去。


_


平子真子在看着屠l杀的场面、和撕咬生肉时,非常偶尔的,会露出有些抵触的...


我想。


他有非常好的资质。终有一日,或许可以成为与我并肩的存在。


_


一如往常的索l求,平子却忽然...觉醒了。在这十分离奇,或者说尴尬的时间点,眼里不再空洞,闪耀着意识细微的光,感官达到从未有过的鲜明敏锐。


他终于在变异后初次--露出生动的,惊讶表情。


同时断断续续模糊或清晰、无数的记忆和讯息涌入脑海,极为羞耻的...如今为何会是这样?一回过神的时候...他知道面前这个,正在自己体内进出的男人,是谁。


是"它们"的王。


那个"它",也包含了自己。


平子用手臂遮住了眼睛。此时此刻,这副身体无法抗拒蓝染,各种意义上的无法抗拒。



趁着蓝染外出的时候,他悄悄的走了。


_


(浦原喜助)


凌晨的天空,天边开始有些透亮,呈现一种非常沉静的蓝色。


高楼大厦间架连起巨大的蛛网,四处尽是废墟残l骸,树上纠结着巨大的白色瘤块...可真恶心,平子想。可是一路看下来也已经习惯了,适应力还真是可怕。



要走去哪里?平子真子不知道,他只是以极快的速度在飞掠奔驰着。


时间到底过了多久了?几个月?几年了?按正常逻辑推理,喜助他...


如果还活着的话...


或许,会是在那个方向。



血的气味、腐败的气味、霉尘的气味、烟硝的气味。


自然沉淀的...气味。


这里正有战斗在发生。



浦原喜助新的搭档组合,四枫院夜一。正非常有男子气概的以毫不畏惧的奋勇之姿,架着机枪不顾膛内过热的危险疯狂扫l射下方的怪物群。


"喜助!还没好吗?!子弹快用光啦--!!"


"再等我一下..."额角淌着汗水,浦原喜助专心致志的破解着市l政l厅的资料密l码,目标是这区所有资源配l置的网l络l情l报。


漏网之鱼冲破了细密的弹网,略过了火药味极重的夜一,向着渴求的人类血肉扑去--


"--喜助!"夜一大喊着想提醒他,可惜她目前也是自顾不暇没有余力分神,不过那个家伙也是--...


很...


厉害...



一爪拍飞了正扑向浦原身后丧尸的头颅,那个金发飘逸的背影。


浦原喜助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_


(四枫院夜一)


比起浦原喜助的反应,四枫院夜一面对这不知是敌是友,不只完全没有腐烂的痕迹,那张脸苍白精致的脸就像人造物一般死气沉沉、虚假不自然。漆黑的眼中,瞳孔是冷质的白色。席卷而来的威压明显与下面那些怪物不同...--前所未有、从未遭遇过的强大。这是Level.几...? !


几乎反射性掉转方向就是一阵猛轰,对方速度更快的低身飞掠,无视轰鸣的金属风暴,毫发无伤的冲过弹网,扼住她的脖子将人整个提起悬空。


...好强,太强了。今天说不定会死在这里......



"等等...真子!住手!"完全没意识到在心中默念过无数次的名字就这样脱口而出,浦原喜助只是惊慌的出言制止。


平子闻言放开了手,任由夜一跌坐在地上,捂着喉咙剧烈咳嗽。


平子对着浦原张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努力了一下没能正常发音,有些懊恼的按了按自己的喉咙。


浦原这才顺着他的动作,注意到在那白皙的肌肤上无比刺眼的吻l痕,散布在衣服没能遮住的脖颈和锁骨上。


脑内瞬间当机,危险什么的全都想不到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


(微小说既视感)

_


#接触幸l存者



这双眼睛太显眼了,眼周浮起的青色血管还可以靠化妆掩饰,这个的话...


"真子你先忍忍...用这个蒙起来。需要我牵着你走路吗?"


平子摇摇头,以他现在的感知,只是看不见也能靠气流辨位。


"这样啊...可是牵着比较自然,还是牵着吧。"思考一下,看不见却能正常走路不是奇怪么?呀...虽然也稍微夹带了一点想牵他的手的私心。浦原微微一笑。


"......"


平子轻轻的点了下脑袋。那握着他的手的手掌,传来现在的他所没有的人类体温,很温暖。


这么沉默安静,挺不习惯的。浦原喜助在心中小小的惋惜了一下。


_



#幸l存者


看似为首的人眼尖的看到那平子的衣服所没有遮掩到的脖子、锁骨散落的吻l痕,又看了看他们交握的手。明白了什么似的了然且意味深长的看了浦原喜助一眼。



_


#声音


发声的方式不太一样。声带结构改变,震l荡方式不同。重新练习了許久...

似乎掌握了以这样的声带发出人类声音的技巧,那天平子的心情特别好,拉着浦原到基地的一旁坐下。看着楼外的景色,双腿在边缘摆荡着,浦原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很有耐心...或者说,一下就被这悠闲的气氛所感,也跟着放松了下来。两人就这样望着远处发呆。


平子的左手放在他的右手上,仅有指尖的一部分相叠。


过了許久,浦原才听到一声悠悠的、发音还有些生疏,但音色和平子从前的很像的声音,轻轻回荡。


"喜...助。"


他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真子...?"


平子转过脸来看着他,笑得纯粹。


"...喜助。"



浦原克制高兴到想紧紧抱住平子的冲动,只是握紧了他的手,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嗯,我在。"



_


#外挂的稳定发挥


虽然没有办法完全恢复,但浦原喜助开发出可以至少让外观上最明显的特征(眼睛)看起来和原来的一样、不受王主声音影响、可以抑制病毒的传染性,变得不再具有感染威胁的...药/装置。


"你看,就算接吻也不会有事唷。"浦原笑说着一边凑近他。


平子退后了一步,捂着嘴用力的摇头。


...拿这种事情开玩笑,这家伙不要命了么? !这可一点都不有趣啊!


_


#倾城


(蓝染亲自追踪想把平子逮回来,然后外挂稳定发挥,去的时候已经没人了。)


明明确实残存着气息。 ...莫非是,





...么?


这样的猜想仅仅在蓝染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不...那样的话,就算状态只还停留在觉醒初期,这里也不该如此平静。


那天夜里,那个平子曾经匆匆停驻过的要l塞城堡,转眼间陷入火海,在一片炼l狱般的景象,火光盛大的宛若奈洛狱的业火红莲。


我会找到你的。


我的...王后。



+++


大概先这样...

咱对店长也是真心诚意(过去篇冲出来那幕让我瞬间觉醒了店长x瓶子也是很好的认知啊!),只是那种老夫老妻的气场cp,咱一向是想不出东西...

_

果然末世类如果有这种主线的话,稳定cp都是小伙伴(小伙伴黑化的也算小伙伴),但我实在觉得蓝同学不是当伙伴的好选择(完全没有画面,就是不觉得他会去救别人什么的...放l生别人的可能性大多了。)所以...要组队果然还是店长了!而且是大学生,多么青春美好~大二跟大三的设定233


...欢迎推荐各种好看的末世题材。


评论 ( 4 )
热度 ( 8 )

© 堇星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