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叽话唠深井冰/糙渣の说书/极圈体质。(all x 本命,杂食。通常男主all。
*不算写手也不算画手修练途中无限Loading...
*为正歪斜的三观努力补番补剧ing/嗑粮?极圈不存在的...产粮?已经死透了.jpg
【圈子很小,但世界有这-么-大--想做的事太多,没时间了...!】
饥饿中:【死神】浦平/一蓝/虚实平子【血界战线】雷欧x堕落王菲姆特/克史
【ES21】濑蛭/含蛭【91days】安杰罗x尼禄【古风】顾惜昭x孟星魂【食梦者】新妻英二我的嫁(bu
*随兴自娱自乐+杂物仓库。*形准练习ing.

<浦平> 灰誓 01

想找Synchronicity那系列的第二首<光与影的乐园>,结果复习到<黑之誓>...PV太美一时没忍住,对这cp下了手(口吐白沫)终于也写了一篇甚感欣慰。天知道我爱这cp胜过写最多的那 (你说太多了)写不好对不起(土下座

*照歌词(鸟子-秘密。黑之誓)开脑洞/短篇/现代架空/HE

*ooc到飞起,慎/如果不是绝体绝命饥不择食。性格&文法如浮云。

 ___

夕阳将天边的云彩和海面染红,紧追其后的是深蓝色的夜幕,在交界处渲染成调色盘上交错不均的绛紫。海鸟回巢,渔船归家。


就是这样一个美丽而令人惆怅的时间。


秋风有些寒凉,浦原喜助早早拉下花店的铁门,到附近的超市买些生鲜食材打算今晚来煮火锅,当然还要炖一堆蔬菜。


要不要邀请夜一小姐一起共进晚餐好呢?


啊,那样的话还得算上日世里的份,干脆把一护他们也找来吧。天气凉,就是要大家聚在一起吃热腾腾的食物才好,一定会非常美味的。


如此一来,最初预计的就完全不够呢...不过,能够开心就最好了吧?

他往购物篮里又多扔了一堆食材。好在他的家离这里很近,步行也不过百米的距离。


浦原抱着那些东西,几乎就要看不见路,为了避免造成别人的麻烦,他贴着路肩行走,好不容易接着再拐一个弯就能看见自己的家,却脚下一绊差点没摔倒。


人是没摔倒,东西倒是散落了一地。


果然不该贪心一次拿这么多的呀...


他放弃的将手上的东西放在一旁,打算分批搬运。反正这个地方民风淳朴,大家都互相认识,没有人会随便乱拿的。 ...咦,不,那样随便的家伙似乎也不少,不过算了。


他蹲下身时,才有些后知后觉的注意到方才绊到他的东西,居然是个人。


纯正的金发华美得不可思议,在夕阳下闪耀薄弱梦幻的光泽,长长的披散在脸侧和身上。


纤瘦得过份的身材,乍看还以为是女孩子。但比起那些,这个人身上穿着的白衬衫上晕染的血迹,才更加令他在意。


浦原小心翼翼的拨开那人脸颊边的发丝,露出一张似有西方血统的漂亮脸庞,金色的眼睫轻颤扑扇,修眉紧锁似乎在忍受痛苦。


他绝对不是被那张美丽的脸所吸引,才决定放下所有东西优先将这人带回家的。


也许这样随意乱动伤患不好,不过此刻他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处置了。毕竟那个人身上的伤,看起来并不像是可以随意带到医院那种需要登记身分的地方处理的样子。


浦原知道,在距离这里不远处的海岸,是黑帮所热爱进行交易与偷渡的港口,偶尔也会有这种人呢。


与此同时,他也明白这么做会有多危险。


将人打横抱起,那重量就和看起来的一样轻盈。一个男人这样...未免也太瘦了。


他微微苦笑,看来今天晚餐的计画得先打消了。


_



如果说一见钟情这种事会发生,往往都是令人措手不及的。在你毫无心理准备的时候,那个身影就杀进了你的心里。



在平子真子看到那双军绿色的眼睛,以及那张明明可以说是帅气,却硬是挂着有些呆蠢滥好人的软柿子笑容,傻笑着乐呵呵的看着他的蠢脸,他却硬是有了怦然心动的感觉。


...一定是看着蓝染那张心机深沉、好像随时都在算计着什么的脸太久了,才会在切换的时候落入了"因为吃腻了,所以换成别的就什么都好"的景况。


他居然会觉得这个男人的笑脸看起来很可爱。


"你醒啦?要吃火锅吗?"


谁会对一个陌生人,醒来什么背景都不问,第一件事就问人家要不要吃东西?


平子这才发现,空气中确实弥漫着温暖的食物香气。


此时肚子很配合的响了起来。


他沉默了一阵,略微红着脸看向一旁,"...要吃。"


_


身上被清理也被包扎过了,这个认知让平子觉得,在这个男人笑意盈盈的注视下怎么都觉得别扭。


除了子弹和爆炸烧灼出的伤口,他也看到了自己身上那些糟糕的痕迹了吧。


...对了!崩玉!


平子放下冒腾着热气和白烟的汤碗,有些紧张的伸手在身上一阵摸索,最后看向了浦原喜助,目光在一瞬间变得冰冷。


"你..."


"如果你在找那颗石头的话,我放在床边的抽屉里了唷。"浦原支着脸面不改色的微笑着,"别紧张,慢慢吃。细嚼慢咽了消化才会好。 "


他扑向那个抽屉,看到崩玉确实完好的躺在那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看回浦原,那个微妙的别扭感觉又更甚了。


平子看起来有些坐立不安的回到暖桌前,重新端起碗和筷子。


"...你别一直看着我行不行?"实在受不了那直白的目光,平子叹了口气无奈的开口。


"对不起,这样让你很有压力吗?"浦原在暖桌的对面双手支着脸,依然直勾勾的盯着他。


"对,我会消化不良的。"忽然就想到拿这句话回堵他了,平子微微侧抬着脸,像是有些得意。


"可是你很好看呀?"


基于那张脸实在太过真诚实恳,平子忽然觉得,拿什么话接他都不对。


该说谢谢吗?如果是女孩子这么说,他确实会很开心。但对方是个男人。


"......"平子只是默默的吃了起来,努力无视他。眼下先养好身体比较重要吧,不然他要怎么把崩玉带回去?


评论 ( 6 )
热度 ( 5 )

© 堇星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