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粮也不会死-v-...谁快来奶我一口浦平啊啊要死啦Q口Q(你别再偷嗑隔壁棚惹。
*不算写手也不算画手修练途中无限Loading...请别关注我qwq/欢迎聊天~
楼主话唠深井冰/文笔糙渣の说书/爱萌冷cp(all x 本命,杂食。
*吸多了幻觉的黑历史...虽说是爱...(自沉东京湾.gif)兴趣是告白大神&安利。
「要相信即使自己是个辣叽,为了真爱组也能努力做到 」-<食梦者>(人家没这么说#
放飞废文中(〜 ̄△ ̄)〜新妻英二我的嫁...咳不对,是梦想与信仰-v-*
【圈子很小,但世界有这-么-大--!想做的事太多,没时间了......!】
一只弱叽自娱自乐随兴练习的土楼-a-*形准练习ing.

[幸佐+小十政]Fate/BASARA(片段集)

这篇好棒阿阿让我收藏

顺带一提咱就是吃政受/佐受,但吃幸佐也吃红苍(没并存过),政就all政,然后两受不cp,其他无节操就这样233


◆相思相愛◆:

【片段1】


月色被阴云完全盖住的时候,他开口一字一句地念出咒文,地面上的魔法阵发出幽暗的微光,右眼的疼痛感从今天下午开始就特别明显。随着光芒愈渐强烈,他也耐不住加快了语速,声音不由自主地提高,魔力抽离的感觉带动着心脏猛烈震颤。待最后一个字话音落下,身边扬起的强风瞬间炸裂开来,似乎要将整片森林夷为平地。


魔法阵的光芒消失了,伸出的右手还留着酥麻而疼痛的感觉。他迫不及待地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失败了吗……shit!”


他将手中的魔法书摔在地上,方才的兴奋和期待都瞬间消失无踪。在消极情绪遍布全身之前,森林深处传来的一股魔力再次挑动了他的神经。这股魔力仿佛是穿越时空的指引一般,让他在感受到的同时就不假思索地朝着传来的方向奔去。


——是Servant的话就好,如果是敌人的话也没关系,战斗就行了。


他抱着这样的信念全力飞奔着,只是在他靠近的同时,魔力却迅速减弱直至再次消失。他站在森林中央,呼吸因为方才的急速奔跑而颤抖着。幽深的丛林仿佛与世隔绝,光,声音,魔力都无从知觉。魔力体力的大量消耗让他开始觉得有些恍惚,他靠近树根想暂时坐下来休息一会,这时微妙的气流略过脑后。


他条件反射地侧过身体,金属呼啸着划过耳边,深深嵌进身后的树干。


“居然能躲过本大爷的偷袭,反应速度不赖嘛。”


声音从头顶上传来,他退后几步,重新显露的月光穿透枝叶,映照出树干上的人影。


他冷笑着说道:“用这种小伎俩就想干掉我,你也想得太简单了吧。”


“嘛……倒也不是想干掉你啦,只不过本大爷既然被召唤出来了,姑且要测试一下Master的能力吧。”


“Master?”他重复了一遍对方的用词。


“诶?不知道这个词什么意思吗?啊呀糟了,难道弄错人了?啊抱歉抱歉,既然让你看到了本大爷,就麻烦真的去死一下吧——”


树干上的人影一跃而下,充满杀气的魔力向他迅速逼近,临到面前时他迅速伸出右手,亮出了手背上的咒印。


“Stop!”


对方在看到咒印的一瞬收住了武器,转身退开一步的距离,月光下,两人第一次能够清楚地看到对方的面容。


“居然是你……”


他喃喃自语道,四周的空气瞬间凝固。几秒僵持之后,他眯起眼睛,嘴角露出辛辣的笑意:“哈,还以为召唤失败了,没想到出现了比那更麻烦的状况啊……”


“这话听起来真是不舒服,本大爷可是很优秀的哦。”对方耸了耸肩,就近靠在了树干上,一身迷彩色的忍者装束几乎隐没在丛林中。


“哼,反正赢了的话什么愿望都能实现,你这家伙别给我拖后腿就是了。”


“彼此彼此,还想着千万不要是个弱不禁风的Master,结果性格问题更大呢。”忍者模样的人用轻浮的语气说道,接着瞥了他一眼:“啊对了,关于刚才偷袭你的原因,除了想测试一下Msater的能力以外,还有一点就是,因为察觉到你的一瞬间就有种超讨厌的感觉——讨厌到忍不住想杀了你。”


对方迅速下沉的语尾透着凛冽,却没能让他动摇分毫:“能办的到就来试试好了,不过那样你也拿不到圣杯了吧?”


“是,是,工作归工作。为了让我们合作愉快,在正式参战前有一件事要确认一下:你的愿望是什么?”


他吹了声口哨:“没想到你的好奇心这么重,想知道的话就告诉你好了。圣杯战争是七组Master与Servant的生死搏斗是吧,很刺激不是吗,我不过是喜欢这种dangerous的感觉罢了。”


他直视着Servant,对方细长的双眼闪烁着狐狸一般的目光,似乎将他的所思所想都窥探得一干二净。他不禁觉得后背渗出寒意。


迷彩装的忍者抓了抓头发,露出苦恼而无奈的表情:“真是麻烦了呢,本大爷拿好战狂最没辙了。提前说一下,本大爷会尽量配合你,但不会对你言听计从。令咒只有三次,可不要为了无聊的事胡乱使用啊。”


“Boring!看来第一枚令咒就得用来让你闭嘴,乖乖跟着我一路赢到最后就是了。”


“似乎是白费口舌了……”忍者模样的Servant叹了口气,后半句放低了音量,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不过这种不听人说话的性格倒是让人觉得有点熟悉。”


他摸上自己的右眼的眼罩,今天持续不断的疼痛让他以为绝对不会出错的,召唤出的英灵绝对会是——,但是现在召唤已经结束,结果也并非如自己所想,疼痛却仍未消失。


这场圣杯战争,到底会向着什么样的结局前进。


-圣杯战争 第×组-

Assassin

Master:伊达政宗

Servant:猿飞佐助


【片段2】


“大致的战术布置就是这样,敌人的身份还不明确,不要轻举妄动,暂时静观其变。”


男人说完收起地图,表情稳重而不慌乱,一条伤疤又给他增加了几分威严。


“明白了,感激不尽,片仓阁下。”


棕色头发的青年低下头陈恳地鞠了一躬,长长的马尾从脑后滑落到身前。小十郎手中的动作停滞下来,脸上划过诧异的表情,他迟疑了一瞬,对着抬起头来的幸村说道:“不必如此拘礼,真田。”


幸村目光炯炯,略带稚气的脸上满是坚定:“虽然在下作为魔术师的资质已经被圣杯承认,但在下自身还多有不成熟之处,如果这一战能够胜利,片仓阁下功不可没。”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看着拘谨到刻板的青年,小十郎有些哭笑不得,他将视线转向窗外,脸上浮现出怀念的神色:“……只是有些不太习惯而已。”


-圣杯战争 第○组-

Rider

Master:真田幸村

Servant:片仓小十郎


【片段3】


建筑物下方已经被结界彻底封死,唯一的选择就是从附近的建筑物楼顶跨越过去,建筑物之间距离不小,但这对于身为忍者的佐助并不是问题。


一落到楼顶上,充满恶意的魔力就向他迅速袭来,佐助小心地隐藏气息打算潜入,刚跨出一步,四周的气息突然浑浊起来,无数魔力组成的黑手将他团团围住。


——麻烦了啊。


然而真正让佐助在意的不是黑爪,另一股正在靠近的魔力让事态变得复杂起来。随着震耳欲聋的马蹄声,幽兰色的闪电撕开天空,武将模样的Servant带着Master出现在屋顶上。


战马尚未完全落地,身为Master的青年就跳下马背向他跑去。


“退后!真田!那人是Servant!”


马背上的男人向青年大吼道,青年并未停下脚步。佐助眼睁睁看着他念出咒文,黑爪上燃起熊熊火焰,不一会就全部消散了。


佐助不可思议地看着青年,面对被困的Servant,趁机消灭才是上上策,反而替敌人解困,究竟是多愚蠢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对方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一字一句说道:“趁人之危不是真田的做法,现在必要的事是阻止Caster的结界发动,下次再见面,在下真田幸村愿意堂堂正正地对决。”


坐在沙发上的佐助睁开双眼,刚才派去的只不过是他的分身,对方的Master没有发现这点并且救了他。他本该感到可笑,却有其他的感情涌进了脑海。


一些杂乱的片段在脑海中闪烁,双枪,六文钱,鲜红的战甲。


模糊的碎片渐渐清晰,记忆中的人背对着他,手持双枪凛然而立,在逆光中渐渐回过身来,脸上的笑容有些刺眼,他听到对方开口,声音骄傲而自信。


——“佐助。”


对方的面容与青年Master重合。


“旦那。”他轻声念出这个称呼。


“终于想起来了吗。”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政宗抱着双臂靠在门边:“我还以为你会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打到最后呢。”


佐助冷笑一声,伸展身体靠在沙发上:“Servant的身份,你应该有借本大爷的眼睛看到吧。”


政宗的表情瞬间凝重起来:“……小十郎。”


房间内陷入沉寂,不安的氛围渐渐酝酿发酵,政宗大步走进房间,坐在了佐助对面。


首先开口的却是佐助:“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呢。”


“你打算怎么办?干掉我这个Master然后去找你原来的大将吗?”


佐助抬起头,对面政宗的脸上写满了嘲讽。


“不错的建议,不过就算这么做,本大爷消失也是一时半会的事了吧,况且真田旦那大概已经不记得我了。”佐助瞥了瞥政宗:“反倒是你,要是遇上了片仓的旦那你还会选择战斗吗?”


政宗情不自禁摸上右眼的眼罩,疼痛仍然时不时折磨着他:“圣杯能够实现所有的奇迹,所以可以把人复活也不奇怪吧。”


佐助耸了耸肩:“你打算帮片仓的旦那赢到最后,然后让他杀了你再把你复活吗?”


政宗冷笑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却更像自嘲:“No way, 小十郎那家伙估计下不了手吧。”


“所以呢。”


“由我们来赢,然后把他们带回来。”政宗看向佐助,金色的单眼闪烁着爬行动物一般的目光:“和没有记忆的真田幸村战斗,你能办到吗。”


佐助吐出了残忍的答案:“可以。”


【片段4】


魔力所剩无几,之前的与Berserker的战斗又受了不少伤,已经做好了和幸村的战斗中输掉的准备,在对方即将得手的一刻,风魔小太郎出人意料地出现并发动了宝具。在确信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却眼睁睁地看着身为敌人的Master挡在自己面前,发动结界试图抵挡攻击。


结界被击破后,幸村的身体立刻被撕开无数伤口。


佐助抱起倒在地上的幸村,脑中一片空白。手中的躯体逐渐失去温度,血液仍在不断从全身的伤口中流出。


“为什么要保护马上就要杀掉的人!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


他向着对方怒吼道,声音同身体一道颤抖起来,却没有人能够回应他。


【片段5】


政宗冷静地看着向他走来的Servant,凛冽的杀意包围了他,危险的气息却让他甘之如饴。


“把SARU那家伙引开单独对付我,能想出这种战术的,不愧是小十郎。”


“承蒙夸奖。”脸上带着伤疤的Servant冷冷地说道,目光似乎抹灭了所有感情,只将面前的人视作一匹猎物。


“Hey,以为这样就能把我干掉也太rediculous了。”


政宗上前一步,催动魔力流向手中的六爪,刀锋上裹挟着幽蓝的闪电,脸上的笑容自傲而张扬,仿佛前世翱翔天际的龙:“Come on!小十郎!一决胜负!”


【片段6】


刀尖刺进对方心脏的时候,政宗感觉自己本不存在的右眼似乎被生生剜开了,激烈的疼痛几乎让他失去意识,英灵的气息原来越微弱,政宗感觉到对方的魔力即将散尽。


英灵的形体渐渐消散,这时一只手覆上了他的右眼。


“政宗大人。”


“我们必将再见,请您不要悲伤。”


并非“你”也不是“Assassin的Master”而是“政宗大人”,熟悉的声音穿越了几百年时光。


他手中的刀滑落在地,唯一的左眼酸涩难耐。


【补充设定】

1.转生+FATEparo

2.小十郎和笔头有前世记忆,只不过小十郎一直瞒着笔头,为了能让他在最后关头下的了手。

3.佐助一开始没有记忆,和幸村相遇后渐渐回忆起来,幸村始终没有记起来,但还是在最后不由自主保护了佐助。

4.其他英灵脑内一下:Caster组:M天海S阿市;Berserker组:M家康S本多高达;Saber组:M左近S三成;Archer组:这个没想好……Lancer组:没想好,幸村是最佳人选但是去做Master了(。



评论
热度 ( 23 )
  1. 堇星色◆相思相愛◆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好棒阿阿让我收藏 顺带一提咱就是吃政受/佐受,但吃幸佐也吃红苍(没并存过),政就all政,然后两...

© 堇星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