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叽话唠深井冰/糙渣の说书/极圈体质。(all x 本命,杂食。通常男主all。
*不算写手也不算画手修练途中无限Loading...
*为正歪斜的三观努力补番补剧ing/嗑粮?极圈不存在的...产粮?已经死透了.jpg
【圈子很小,但世界有这-么-大--想做的事太多,没时间了...!】
饥饿中:【死神】浦平/一蓝/虚实平子【血界战线】雷欧x堕落王菲姆特【香蕉鱼】英A
【ES21】濑蛭/含蛭【91days】安杰罗x尼禄【古风】顾惜昭x孟星魂【食梦者】新妻英二我的嫁(bu
*随兴自娱自乐+杂物仓库。*形准练习ing.

<蓝平> 夜光 01

重看了<你好,惣右介>觉得真是阳光小甜饼啊那位大人,对喂自己吃刀吃到累不爱的自己唾弃。其实<夜光>开在<晨光>前,是让咱跳浦平的最后一刀(那时心里的蓝大已经是没血没泪鬼畜斗S的暗黑形象...)...现在决定效法那位大人,尽量弄成甜甜的东西QWQ(蓝蓝的设定从高冷调成略二,如果期待这是个正经的吸血鬼文,那、那会失望...)...本来夜光是想完结再扔的,但果然没那种耐心,先把存稿都扔上0﹃0

*架空:现代+奇幻(吸血鬼)

稳定OOC+飘忽+bug很多...节奏飞快各种省略。

*吃了K大<走进地狱>开的脑洞,以其为基础剧本(但咱只摸中篇),依然告白K大&致敬潮大(狂想曲),潮大是咱心中篮平永远的神Q口Q

*令人绝望的词穷,重复用词出现频率高到心堵...

*剧本有个难搞的前提,又要平→蓝。只好各种幻觉,瓶子被写得比较弱(很弱!啊啊啊!)...写完前先不tag...

___

平子勉强睁开双眼,模糊的视野中,只有烧得漆黑的公车骨架和附着其上的火焰,像干焦的荒野上蔓生的野草,绽放着烧灼犹如附骨之蛆那般难缠。


眼前阵阵的发黑。


公路上,两旁灰白凋敝的树林随着森冷的林风呼呼作响,火焰霹啪着将接触到的事物进行不可逆的化学作用,除此之外安静到令人心怵,没有丝毫人烟和生气。


平子挣扎着想起身,无论是去确认其他人的状况还是离这随时会再次爆燃的事故地点远些,可惜他连这点都做不到,更甭论下一步动作了。


用手肘支撑起身体,让自己的脸远离磕着冷硬的地面,脸上身上都还泊泊冒着血,热辣辣的疼,拼命想和本体分离似的,视之所及手上黑灰灰的附满碳粒,他想脸上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


痛死了。


趴着龇牙裂嘴摸索出兜里的手机,可惜那机子似乎比他更不经摔,屏幕早已碎裂成了冰花,黑漆漆的怎么按都没有反应,光荣的慷慨殉职。


妈的...!


他忍不住开口扯出一句脏话,却虚弱到只能发出嘶嘶的气音,动作还引来肺部一阵不住的咳嗽和抽喘,牵动伤口撕裂的剧痛,让平子疼得力气一脱又想往地板趴下了。


只感觉眼前暗了一瞬,却不知实际是失去了意识多久。就像课堂上昏昏欲睡的打个小盹,回过神黑板上却已经写满看不懂的公式。


什么时候变成能够看到天空的仰躺姿势,身上沉甸甸的,本来就像要全身散架了似的疼,现如今却还压着什么。


连转动头部的方向,好去看清那究竟是什么的力气都没有,生命力连同血液一起以极不自然的速度飞快流失,酥麻的感觉电流似的从颈侧淌遍全身,渐渐失去麻木以外的所有知觉。除了冰冷,竟还升腾起些许的快感。


整个人就像要脱离了地心引力那般飘飘然,魂魄都好似要离了体,离那片灰蓝色的天空越来越近。


身上陡然一轻,迷迷糊糊的,平子似乎看到了一大片雪白的什么在飘动,或许是死神吧。


不过死神...在这里不是被称作灰色行者嘛?为什么是白色的......


在昏过去前,他居然只想到了这个。


却没想,这或许会是他最后的遗想。



___



『死亡不是终点,而是另一种开始。它不是令你感到遗憾的事情,你的肉体虽然死去,灵魂却是永恒的。 』


_



半边脸庞被灼烧得焦黑,覆满暗红色有些干涸、有些却还湿润的血液,黏附在金发上结成脏兮兮的血块,凄惨狼狈,甚是惨烈。


若是常人看到如此景象,或许会不知所措或受到惊吓。


可是,蓝染并不是普通人,甚至连人类也不是。


金发男人安静的阖着双眼,脸色因为失血过多和疼痛而苍白如纸,半边完好的脸沾染上些许的碳灰,却仍是美丽的...对蓝染而言,就连那布满血迹的部分,都是极有魅力、难以抗拒的诱惑。


浓郁的鲜血气味,散发出过于香甜的的馥郁,美好甜腻,几乎要使本能发狂。


然而数百年来的阅历和作为贵族的修养,蓝染早已不会为了血腥味失去理智。即便这香气与过往闻嗅过的都不同,对吸血鬼而言简直是绝佳的逸品,他还是很冷静的,只是看着这个气若游丝的人类。


方才那个啜饮这人血液的吸血鬼,已经被他一击拍得灰飞烟灭,只怕是连魂魄都已经飞散了吧。


阴郁的灰色天空透着白光,寒风呼啸,就算放任不管这个男人也会死去。


作为背景的车骨燃点着橙红的火焰,微弱的跳动就像随时会熄灭,却仍挣扎着固执的不愿消失。


就像这个男人的心跳。



拥有如此香甜的气味,就这么死去未免也太可惜了。


蓝染舔了舔有些发涩的嘴唇。


就让我,替你决定吧。


他低下头,舔吻去沾在平子唇边鲜艳的血色。


___



再也不能拥抱阳光、除了鲜血以外,尝不出任何食物的美味,冰冷的身躯、寒凉的呼吸,停止跳动的心脏,就这样永远生活在黑暗中。


对平子而言,那和地狱,也没什么区别。


他是如此的眷恋阳光。标志性灿烂的金发,就像自世界混沌之初,渊面黑暗,当神开口说了:"要有光。"


同昼夜的交际,自光辉中,与其一同--


自光中而生。


_



大概是回光返照。



平子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吸血鬼,可是--...


眼前逆着月光的棕色眼瞳,横闪不祥的冷光,却十分美丽。那张线条冷峻的脸庞,俊美无俦仿若工匠倾尽生命呕心沥血雕刻出最为精致的艺术品,连肤色也同石膏一般苍白且毫无生气,锐利的獠牙令人联想到血肉被其划破时的疼痛。平子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不得不相信,世上确实存在着如此不科学的存在。


最糟糕的是,此刻只能像刀俎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连抬手推拒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大概是完蛋了。平子绝望的想。


再见了加州的阳光,北欧的雪景,斯里兰卡的宝石城...该死的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过啊! --就要这样死了吗?


...至少去过的地方也挺多了,相比那个蜗居在家乡的旧友。


这一瞬间,平子居然是想开了,自己已是比多少生命幸运,不该再有什么抱怨。对这即将迎来的死亡,一旦坦然接受倒没真那么令人难受。


可惜的是,没能再见一次浦原喜助那张朴实可爱、傻到令人觉得心甜的蠢脸。


啊啊...他的初恋单恋也是暗恋,无论是初吻还是初次,自己都没有一个是给了他,早知道走之前至少该先告白一下...但所谓的人生或许就是这样吧。


蓝染看见那双银灰色的眼眸清亮了一瞬,接着又开始黯淡迷蒙、失去焦距,平子的意识渐渐模糊涣散。


"平子真子。"蓝染在方才吞食他的血液时,从他的心中读取到了这个名字。


自己的名字,那应该是烙印在灵魂的深处,在最重要的时刻,也不该忘记的。


"记住了,我的名字是蓝染惣右介。"催眠一般轻柔沉稳的嗓音,很冷,带有淡淡的暗香。仿佛自遥远的地方传来,带着难以抗拒的诱惑。


蓝染划开自己的手腕,将涌出的血红喂入金发男人微开的唇缝。


因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薄唇,沾染上鲜红色的血液,竟妖冶得不可方物。


真是美丽。


蓝染心想。


这个人,果然和鲜血...非常相配。



或许他天生就该是个吸血鬼。作为人类,实在太可惜了。


评论 ( 7 )
热度 ( 8 )

© 堇星色 | Powered by LOFTER